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家人租賃”最近又上了熱搜,男朋友、女朋友、父母、親戚,缺誰租誰。

Sponsored link

單親媽媽租個老公去私立學校面試,初中生租個爸爸參加家長會,沒有對象的租個對象回家過年,沒空上墳的租個長輩叔叔來替代,更有甚者,“我婚禮上的親戚,都是租來的”。

這種服務最先興起於日本,近年在中國也越來越受歡迎。

一條找到了3個在國內從事家人租賃業務的人,有扮演別人女朋友、男朋友的,

也有家人租賃公司的老闆。

他們聊起了自己的從業經歷和感想,讓人想起莎翁的那句名言,“世界是個舞台,男男女女不過是來來去去的演員罷了。”

本文作者陳星。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一條” (id: yitiaotv),每天一條原創短視頻,每天講述一個動人的故事,每天精選人間美物,每天來和我一起過美好的生活。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21世紀孤獨時代

親人都可以租

去雇主的家裡,看到我們的結婚照掛在他家牆上。

蘇桃,94年生,江西人。

做第一單的時候,我22歲。到今年為止,我已經做了30單出租女友了。

Sponsored link

我是兼職,正職是會計。同行的姊妹有兼職也有全職,做淘寶、微商的比較多。

我2016年入行,春節在家,無聊就開始在網上搜索“租女友”的信息,一搜就搜到一個專門的網站,還有QQ群,貼吧。

看了別人是怎麼寫的,我也把自己的信息掛上去。

“可以拍婚紗照,可以辦婚禮,見父母見親戚,可以給父母打電話視頻,不領證,不陪睡,不喝酒,不接吻”,是我的要求。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不到半個月,就有人聯繫我了。是一個山東的大哥,比我大三歲,本來有女朋友,但是家裡人不同意,就找到我扮演他女朋友。

當時我要出發的時候是年初二,父母問我去哪裡,我就照直說了。父母最開始非常不同意,擔心不安全。

後來我就跟他們說了很久很久,說會發定位給他們,發照片還有家庭地址給他們。我已經收了雇主的定金,不得不去了。

還記得當初我跟父母說,“24小時聯繫不到我,就報警!”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我提前一天從江西坐火車臥鋪去山東。大哥在火車站接的我,再轉大巴去他家。在車上他就一直跟我對台詞,我的名字,出生年份,家庭背景等等……

他的家在很普通的縣城裡,一家都對我挺客氣的,很友好。

Sponsored link

吃飯的時候就問一些簡單的問題,家裡情況怎麼樣,喜歡吃什麼?類似的問題。那一次也很順利。

其實從最開始溝通的時候就可以判斷這個人靠不靠譜。

比方說,我們是在QQ群裡聯繫的,要看照片的話,行規就是發閃照,就是3秒閱後即焚那種。

真的有這個需求租女友的,5塊,10塊看一張照片是不會介意的。幫忙買火車票或高鐵票,都是很爽快的。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交流的時候對方會說很多細節性的注意事項和確認的條件。

比方說身高、租金、年齡,時間碰不碰得上,還有收到父母紅包、禮物的時候,要不要還給他;

如果去很偏遠的地方,是不是會介意;如果只有一間房,介不介意,通常如果要一間房的話,就會打地鋪,也會因此而加價200塊。

談好了之後,必須付定金,500到1000不等。諸如此類的。

基本上只有在我和雇主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才會表露出“真實”的一面,其他時候都是以情侶或未婚妻的身份示人。

有時候迫不得已,會牽一下手。通常身體接觸,都是會避免的。因為他們只是我的雇主。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Sponsored link

遇過一個年齡最大的,是36歲的。2018年春節,我們辦了一場婚禮。

我最開始還挺興奮的,想著體驗一下多好啊。

婚禮上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男方包辦,一系列的拍婚紗照,喝喜酒,那一次包括我的“父母”,“伴娘”,“朋友”,都是臨時演員。

組織一場假婚禮其實要花的精力和真的婚禮絲毫沒有區別,因為要有說服力,在這種場景下,人是很容易進入狀態的。

我也有想過會不會影響我對愛情和婚禮的憧憬,但是也沒什麼,因為畢竟先解決了眼前的事情嘛。

辦完婚禮後,就意味著要長期和雇主保持聯繫,你就從此是他們家眼中的“媳婦”了。有一次,我回去見他,看到我們的結婚照掛在他家牆上。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婚紗照是婚禮一條龍服務中必不可少的一環。

現在,我有好幾個固定合作的雇主,常會週末吃飯,因為要給他們的爸媽打視頻。

其中有一個雇主,其實我跟他關係很好,他每週都約我吃飯。他可能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是我很明確,我不會跟雇主談戀愛的。

我很少問雇主租女友的緣由,可能他們父母都是骨灰級催婚人吧?

接觸到的雇主的家庭條件都是一般般的,沒有特別好的。也有遇到過同性戀形婚的,假結婚。

Sponsored link

有些年紀很輕,沒有結婚的壓力,就是想得瑟一下自己有女朋友的,很奇怪的。

我也曾經試過伴遊,是去杭州。其實出遊比去見父母危險,因為出遊是兩個人同行,見父母起碼是一群人。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有些也提供“伴遊”服務。

前一段時間,我們群主發過一個案子,說是一個群裡的男騙子,自己假裝要租女友,結果迷奸了女生;另一面還假裝是女孩,去騙雇主定金,騙了2萬塊。

這一行其實有時候挺危險的,這行也是有分綠色和非綠色的。我們都明白,非綠色的就相當於援交了。我圈子裡的都不碰這個。

但我也遇到過不靠譜的人,就是混子、賴友。一直拖著不結帳,從早上拖到晚上,態度也不好。那一次我第二天就很氣憤地離開那個縣城了。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出租女友也存在許多安全隱患。

我的爸媽是知道我做這份兼職的,他們現在也不是很管我,春節經常他們自己出去玩,我就去做兼職。

很親密的閨蜜也知道,她們一開始都是不贊同的,老是調侃我。有時候我上班會請假出去兼職,但是我同事是不知道的。

租女友早些年的價格是800-1000塊一天,現在漲價了,春節1500-2000塊一天。

Sponsored link

我是江西人,接到的單有50%是省外的,50%是省內的。藉著這個工作,我大概遊歷了8個省,最遠到陝西和東北,最近的就是省內的城市。

做出租女友的,掙得也不是很多,也就是買多幾件衣服,去了更多的地方。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我們的“幫主”,一年參加60多場婚禮。

喬五歲 ,92年生,江蘇人。

我記得很清楚,2018年五一勞動節,是我第一次做婚禮單。我演新郎。

我當時是有點新奇和緊張的,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嘛。整個流程下來,新郎其實很累的。跑一趟婚禮,要持續3天或者以上。

第一天到了當地,迅速地拍一個婚紗照,然後就要跟司儀對婚禮的台詞。

我的雇主,也就是新娘,通常會編一個戀愛故事,但是戀愛故事不是你想的那種很羅曼蒂克的情節,就是最簡單的,朋友介紹,工作認識的等等。

我就按照這個故事在婚禮上要背台詞。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婚禮上父母交接,會放很催人淚下的音樂,整個情景下新娘是很容易哭的,但我覺得她心情應該是很複雜的。

婚禮禮儀客套上會接吻,有的新娘會選擇借位接吻,有時會選擇真的。

身臨其境的時候,我也有錯覺,但只是那麼一瞬間。

我一共參加過3次婚禮。我有一個原則,同一個地方,我只會接一次。畢竟中國還是熟人社會嘛。

婚禮只有男方一個人出席,在婚禮上也不喝酒,我就是走過場的。現在我已經可以練就到很平靜地裝出任何情緒了。

現在我入行第三年,做的不多,但是20幾單還是有的。吃喝住都是雇主負責,包括送給父母的禮物,都是她們準備。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許多出租女男友的人設來源於雇主的前男友。

遇到的雇主幾乎都是談過戀愛的,很多時候我的人設、身份信息,都會按照她們前男友的樣子來設定,包括名稱、穿著、在哪工作、性格,等等。

早期的時候,是300-600元租金,就是吃飯,見父母。這個其實是最簡單的了。見父母不需要說很多話,實在接不上話,雇主也會幫忙圓謊。

最累的是婚禮,基本是2000元一天。我最長那次出勤是6天,去了河北結婚。

形婚我也試過一次,是跟一個同性戀的。現在還在保持聯繫的固定雇主有6個。長期的客戶就已經是長期形婚的了。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目前為止,我遇到的人素質都挺高的,為人都比較真誠。通常需要的人都是很急的。所有信息都會告訴你。我和雇主的家人是不會留聯繫方式的。

在現實當中我有女朋友。我跟她在一起很久了。她從我第一單開始就知道我做出租男友,她也沒有介意。

甚至我給她買車票,跟我去那個城市,再分頭行事。以我的了解,是廣州、江蘇、安徽等地出租男友需求最多。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出租男友行業裡神秘的“幫主”,一年出演過60多場婚禮。

最開始我是通過“幫主”入行的。當時網上的一個報導,是關於“幫主”的,下面附了他的電話。我就覺得,誒?這個行業很新鮮,沒見過。

我是自己做同城物流行業的,時間上可以分配,又可以掙錢,還可以認識更多的人。我就加了“幫主”的微信,告訴他,我想試一試。

“幫主”很厲害,他是全職的。我記得他最高記錄,好像是一年出演過60多場婚禮的新郎吧。

看到朋友圈他自己發出來的行程表,是非常忙的。而且他一向獨來獨往,我從來沒有見過他。聽說他是重慶人,30多歲,做這行有7、8年了。

他是把這個當作一門生意來做的,為我們提供一個平台,相當於中介。

他現在管理的群有十幾個,有些他是群主,有些他是做管理員。裡面應該有好幾千人,年齡大概是20-30歲。大多數都是全國群,偶爾也會有地域群。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我們現在接單,都是相互推薦的。有時候在內部群裡面閒聊,價格多少,雇主怎麼樣,也會發佈信息。

一開始我還自己發佈廣告,現在不用了,定期也會有人找上門來。

我們這一行都是講信用的。入群會備註來意、方位、年齡,會給有些人的名字加前綴AAAA,是因為可以在序列上置頂。

我們還有一套身份驗證的機制,是“幫主”設置的,他會把控進群的人,還會給我們做身份證的認證。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目前我這份工作還是很樂觀的,因為其實也算是幫助別人,解決暫時的困難、生活上暫時的瓶頸。

聽到過那麼多故事,我也認識到,愛有千萬種,很多愛情都是堅持不下去的。

要不就是男方是離過婚有小孩的,女方怕家裡人不同意;

要不就是年齡相差10幾歲,用這種方法拖延,通常他們都會偷偷生個小孩,說想等孩子再大一點再告訴家裡人的。孩子算是一個籌碼。

大家的生活都有不容易的地方,總會需要某些權宜之計。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17歲開始北漂,手下有500個可租賃家人。

李生,94年生,河北人。

我沒有念過大學,17歲就出社會打拼,正式成為一個北漂。自己學了一門計算機編程,2014年就和朋友合夥做了一個網站。

最先是看到日本的一個公司,專門做租賃家人的,於是自己也來做。

當時就想著和國內別的租女友、租男友的不一樣,想要與眾不同一點,所以也拓展了父母、親戚的租賃服務。

2015年我跳出來,自己單幹。那時候已經積累到一些演員經紀人的資源了。

老演員介紹新演員,像滾雪球一樣滾起來,從最開始的20多個,到現在我手下大概有500個可租賃的演員。

跟其他人相比,可能是我的員工都比較專業吧,不是素人。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早些年還沒有人做這件事,就比較貴,價格可以到五千到一萬塊一天。但是客人也不多,偶爾有人來諮詢。

現在是每天都有人來諮詢,一天5-6單。春節前後,量就更大了。

每個月能做成的基本上有30單,最多的時候一個月接60-70單,每個演員3500塊一天。

接到哪裡的單子,我就找到當地熟悉的演員來接單。但需求最多的地方,還是北上廣。

通常普遍的情形,就是應對父母租男女朋友,或者應對男女朋友租父母。

好比如,父母不同意、去世了、出國了,談戀愛的其中一個人就會租父母,安撫對方說見家長。

還有少數是租閨蜜、租其他親戚的。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90%的客戶都是社會上說的“屌絲”,年齡範疇是25-30歲。也有一部分普通工薪階層。

客戶的需求千奇百怪。比如:

我需要一個老闆型的父親,談吐好,看起來像是個公司老闆的;

有的發給我爸媽的照片,讓我找類似的;

甚至細節到單眼皮,還是雙眼皮的,直發還是捲髮的;

甚至各種特定體格的,比如要170cm高,180斤重的。

有些學生會找到我們,租一個家長去開家長會,或者犯事了找假家長。

有人賣房,因為房產是自己父母的嘛,所以就租一對假父母,去同意抵押貸款。遇到這種單子,我們是不會做的。

有一次是正室租一個替代自己的人去捉小三,存在演員個人的安全風險,我們也不做。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最大一單是找了300個員工充門面。

做過最大單的生意,就是出租同事和合作夥伴。有一次,長沙一間公司為了充充門面,讓我找了300個人來當員工。

我有時也會代打電話,視頻電話也有,500塊一通。不忙的時候,我也曾扮演過9次男友,演過1次表哥。

其實我做的就是“生活臨時演員”,演繹生活。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有過一個非常戲劇化的故事。一個女生因為擔心家裡父母不贊同和現在的男友見面,就找我們租了一對父母。

後來和真正的父母拉鋸了3年,終於同意他們在一起了。結婚的時候,他們請來當年租賃的那一對假父母參加婚禮,女生還認了他們做自己的乾爸乾媽。

這不是一個傳統行業,現在國家還沒有明令禁止,但利弊衡量之後,還是利比較多。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的。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從日本

看親情租賃的未來

出租家人這個行業,最早是在日本誕生的。

1989年,東京曾有一家公司專門從事企業員工培訓,發現工人太忙無法探望父母,開始出租孩子給被子女冷落的長輩。這個服務曾一度受到媒體的報導。

更正式的家人租賃公司,出現於2006年。一個叫龍川隆一的人,創辦了一個網站,叫“勵ましたい”,正式推出出租親戚的服務。

“勵ましたい”可以被翻譯作“為你加油”。一個丹麥導演還為“為你加油”公司拍過一個紀錄片。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丹麥紀錄片《家人租賃公司》海報

現在,規模最大、最為人熟知的家人租賃公司,是日本的“Family Romance”公司。

取這個名字,也印證了不少人通過租賃子女、妻子,重新感覺家庭的溫暖。

曾經有過一個客戶“自己的女兒不願意與自己聊天,妻子已經去世,只剩下自己一人。找到他們後,重拾與女兒溝通的勇氣。”

創始人石井佑一曾經是“為你加油”公司的一名雇員,當年26歲的他只能做一些婚禮嘉賓。

2009年,他決定開一家自己的公司,現有超過1200名“自由演員”。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石井佑一(右)自己也代言廣告

他在接受“紐約客”採訪時,說到開公司9年來,遇到各種各樣的故事:

下崗的新郎需要租同事和老闆。頻繁轉學的人需要租發小。酒吧駐唱女歌手專門雇人點她唱歌。

一個盲女租了一個視力正常的同伴,想讓同伴在舞會上告訴她有哪些好看的男子。

一個意外懷孕的女人租了一個媽媽,想勸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的男朋友接受自己的孩子。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甚至,一個女演員曾扮演一個男人的妻子七年之久。因為他真正的妻子在婚後暴肥,所以和朋友一起聚會時,他選擇帶上租來的妻子。

這個演員還以媽媽的身份陪孩子出席學校活動,因為父母體型超重的孩子有可能遇到校園霸凌。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石井佑一自己為100多名女性扮演過丈夫。

最開始,他同時為10個家庭服務,“那是非常可怕的工作量。覺得自己的生活被分割成很多部分,但是沒有一部分是自己的。”

後來“Family Romance”公司規定,一個雇員同時扮演的角色最多不能超過5個。

如今,“Family Romance”公司已經有一套很成熟的流程。

出租前,會發放一個清單給雇主填寫,清單上會列出每一種可能的偏好:

眼鏡、鬍鬚、時尚感,喜歡優雅還是休閒?深情還是嚴厲?

當他到達時,是否應該表現出工作了一天的疲倦?

他們不允許出租男女友,在封閉空間與雇主單獨相處,也不允許除了牽手之外的身體接觸。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Family Romance公司的各種租賃服務

他們的網站,列名了各種服務:代開會、代應酬、代排隊、聽人傾訴、各種家務雜事,陪跑步、代替上墳、代替謝罪……

甚至還有“罵人”的服務(自己不上進,租一個領導來罵自己),每項服務都明碼標價,各取所需。

近年日本出生率降低,離婚率和單親家庭數目大幅上升。

早在2010年,日本單身家庭的數量開始超過普通的三口或四口之家。在日本的租賃親人行業,更多呈現出來的是彌補親密關係。

“長期租丈夫的女性中還是有30%~40%最後跟演員求了婚。單親媽媽是最容易產生依賴性的客戶。”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在中國租賃親人,大部分是因為單身和婚嫁的問題。

2016年,中國曾出現過一次“出租女友”的熱潮。單身青年們用這一招來應對催婚壓力。

當年,搜索網站曾發佈過一個《春節大數據之租女友回家過年》,裡面對延伸搜索的關鍵詞分別是:價格、外貌(照片)、服務內容、安全性。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還列出了地域分佈圖,廣東、江蘇、河南的“租女友”需求最旺盛。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中國的單身人口已達2.4億。結婚率連續4年下降,離婚率持續7年上升。在大城市“一個人生活”的成年人,已超5800萬。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我們採訪的親人租賃公司的老闆李生告訴我們,他的公司業務的90%,都是出租女友和男友。

“大致的原因都是類似的,要不就是逼婚,要不就是家裡不同意在一起。”

“現在的行情,基本上是需求越來越多,反而有點產能過剩了。從業者也越來越多,而且女性從業者比男性多,雇主也是租女友的比較多。

喬五歲接受我們採訪的時候,正在合肥的雇主家裡做新郎。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週期和流程都是類似的。

長的是4-5天,短的就2天。有些第一次見父母的用2天,下個月就要去結婚,就用3-4天。

大致的流程都差不多,去到家裡,然後坐坐聊聊天,吃吃飯,周圍逛逛。

除了租賃親人,還不斷有別的租“人”的手機app湧現,可以租人去攝影、運動健身、情感諮詢、看演出、電競指導,教做飯、教樂器,口語陪練……

這些app都是以“交換技能”作為一個說法,價錢從100元到500元一個小時不等。

逼婚,催生出了一個新行業

起源於日本的租賃親人行業,在中國還是灰色地帶。

現在國內租賃親人的行業還屬於灰色地帶,從業者的數目和專業程度都沒有辦法統計。

然而,我們採訪的3位從業者,他們一致對國內的租賃行業持樂觀態度。

如果有的話,會選擇繼續做下去。畢竟社會現在有這個發展趨勢,甚至有剛需。

不用擔心,我們都是生活的臨時演員。每天都在演繹生活,大家都一樣。

(Visited 61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