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歲外賣哥出租屋猝死:工作超12小時,存款僅400…千億外賣市場真相

在南京鬧市區朝天宮附近的一處老房子裡,來自安徽馬鞍山的外賣哥吳德宏走完了48年的生命歷程。12月3日傍晚,他突然倒在了出租屋內,屋外是正在充電的外賣電動車 ……

Sponsored link

由於身負債務,已在外漂泊了十多年。去世時,電飯煲裡還熱著飯和鹹肉。

Related image

據吳德宏的父母以及大姊、弟弟、兒子等介紹,3 日晚上八九點,他們才接到警方通知,得知吳德宏在出租屋猝死,讓他們趕緊過去。

” 去時,現場保留著。他人躺在一樓客廳,頭對著電飯煲。” 弟弟吳德明說,電飯煲裡熱著飯,還有一碗鹹肉,因為豬肉最近比較貴,吳德宏捨不得買,鹹肉是大姊特地帶給他的。桌上還有兩盤剩菜:煮青菜和大蒜炒蛋。

 

吳德宏的身上還穿著外賣工作服。吳德明說,一般哥哥不會那麼早回家,有時候八九點鐘了,他跟哥哥聯繫,發現哥哥還在外面跑著,等跑完了最後一兩單,才會回到出租屋。

來到吳德宏的出租屋,這裡是即將拆遷的老巷子,他住的是一處兩層的自建房,外面是一間已經塌了一大半的房子,殘存的房梁搖搖欲墜。吳德明說,哥哥跑外賣三四年了,住的地方是跟一對夫婦合租,哥哥一個房間月租1200 元。夏天太熱時,聽說哥哥只能睡在一樓地上。

01

曾為了趕時間爬27層樓內衣都汗濕了

家人說,吳德宏 1971 年出生,個子有 1.78 米,平時身體很好,不光是沒有說過不舒服,甚至沒吃過藥打過針。吳德宏的手機裡有一些生活照,他衣著乾淨,喜歡戴墨鏡,人長得也很清爽。

吳德明判斷,出事那天,哥哥可能是打算吃點飯繼續送外賣,但電動車沒電了。” 否則他應該早換掉工作服了。”

Sponsored link

平時工作的苦,他們偶爾也聽吳德宏說過。他們家兄弟姊妹三個,大姊吳德英說,送外賣要趕時間,整天心慌慌的,有一次,他到一家大廈送外面,恰好電梯上去了,結果他爬了 27 層的樓,” 當時聽他說,自己內褲都濕掉了。”

 

吳德宏的電動車被偷過兩輛,最後這一輛是今年 2 月份買的。吳德宏平時不喝酒,他去世時,身上只找出來兩個一元硬幣,一包紅南京香菸。他一張銀行卡里只有 400 多元,另外兩張卡上只有幾元錢,手機裡還有 100 多元沒有結算的送餐費。

02

離異又身負債務他不得不打拼

吳德宏兒子今年 22 歲,跟他爸爸一樣高大帥氣。

吳德宏 10 多年前就夫妻離異了,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兒子也不太愛說話。記者只是聽他說,父親在去世前兩天跟他最後一次通過話,但是也就是寒暄幾句,問他狀況怎麼樣,他沒聽父親說起身體不舒服。

據了解,吳德宏早年跟朋友合夥開飯店,結果虧本倒閉了,欠下了 20 多萬的外債。他一個人扛起了債務,在南京一呆就是 10 多年。

吳德宏家的房子是 10 多年前建的,弟弟說,這麼多年加起來,吳德宏在家呆的時間不超過半年。母親今年 72 歲,父親腦梗。去年,母親還在外面掃馬路,有時候還跟人去做做綠化。不為別的,就是想幫大兒子分擔點——這麼多年,孫子基本都是他們帶大的。

和吳德宏一樣,吳德明也是比較沈靜的一個人。他說,哥哥以前其實不是太能吃苦的人,算是一個體麵人。但是由於身負債務,他不得不打拼,掙的錢,首先要拿來還債,還要給家裡的孩子用。

其實,送外賣也掙不了多少錢。因為要一單單地跑,在吳德宏的手機裡,有很多罰款的記錄,有些是因為遲到被扣錢,還有因為闖紅燈被罰,最近的一次就在 12 月 3 日事發當天上午,罰款 20 元。

吳德明說,哥哥一般不闖紅燈,闖紅燈是實在著急了。

Sponsored link

 

罰款賠償對於外賣小哥是免不了的。在吳德宏的手機裡,有時候一個月有好幾筆罰款(賠款),最大的一筆賠款是今年 8 月份的,他送一份龍蝦,結果打包盒在保溫箱裡翻掉了,賠償了190多元錢,” 他說,那一天他就白跑了。”

在吳德宏的手機上查看到,他12月3日出事前當月單數為11單。11 月份的單數為508單,總收入5600多元,總里程1951公里;10 月份單數304單,總收入3200多元,總里程為1213公里。當然,比起一些年輕的小哥,他的收入不算高。

 

” 一個人,一輩子,一條路,一片天。隨著年齡增長,觀點、心態也就隨之改變,不一樣的環境醞釀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風景,影響不一樣的心情。”

12 月 6 日,在吳德宏的出租屋看到了一本筆記本,吳德宏的這份心靈感悟字跡工整,筆記本上還有好多整張撕掉的痕跡,可能是不願意給人看到的。據了解,以前家裡的春聯,都是吳德宏自己來寫的。

03

他最大的愛好是在手機軟件上K歌

那一天,恰好是吳德宏去世的頭七。在村莊附近的墓園發現,由於經濟緊張,他們家沒能給吳德宏買一塊墓地。在當地,一個普通墓地價格 1 萬多,他們用 300 元 10 年的價格租了一個骨灰格子。

 

當天,家人到墓地祭奠。吳德明特地將哥哥去世後在房間裡剩下的幾根紅南京香菸也擺在了供桌上,香菸裊裊。吳德宏平時喜歡戴的墨鏡也放在了骨灰盒上。

大姊吳德英說:弟弟確實這幾年太累,精神壓力大。所以弟弟曾經說過,打算今年春節過了就不到南京了,在老家找份工作。因為債務大部分已經還完了,剩下兩三萬債務,自己慢慢還已沒什麼問題。

Sponsored link

” 可惜,他沒等到這一天。”

在他的出租屋內,連一台電視都沒有。沒人能具體想像到吳德宏在平時休息時,是怎樣打發時間的。他的堂弟吳勝是他 20 多個微信好友中的一個。” 我哥平時的生活很封閉。” 吳勝說,”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全民K歌,在手機上唱歌。”

 

吳德宏的微信名叫 ” 風雨人生路 “,他的全民K歌名叫 ” 昨夜星辰 “,他的全民 K 歌積分達到了 14000 多!最後一首留在朋友圈的 K 歌是 ” 小薇 “,還有一首刀郎的 ” 衝動的懲罰 “,打開之後,裡面傳出吳德宏的聲音—— ” 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

04

快速擴張的外賣行業

這是一個普通外賣員的故事:因身負債務,不得不通過送外賣打工,年近半百在出租屋中死去。故事的背後頗具悲涼,卻揭示了小城鄉鎮的現狀:底層打工族機會難尋,外賣行業撐起來一個龐大的經濟產業鏈,並在不斷擴大當中。

外賣本身是一門人工成本佔比非常大的服務性行業,由於生活節奏加快和密集的人口分佈推動了中國外賣行業的發展。

據國盛證券此前預計:2019年我國食品消費市場在線率有望突破20%,食品消費電商市場規模有望達到22,430億元。

從市場格局來看,外賣市場高度集中,美團外賣2019Q1市佔率達63.4%,領先優勢持續擴大,但同時也受到餓了麼與口碑整合後逐步發力帶來的挑戰。

據第三方數據機構DCCI顯示,2019年初美團外賣、餓了麼和餓了麼星選的市場份額分別為64.1%、25%和8.7%。這也意味著,進入2019年後,網絡外賣行業依然延續著“631”市場格局。

在騎手方面,由於消費者和商家都需要向美團支付配送費用(各商家不同,一般為5-8元),由美團負責配送的訂單變現率更高,但同時也需要平台承擔騎手成本。騎手成本可以隨外賣訂單量增長和平抑配送峰谷產生一定的規模效益,但外賣消費注重時效和質量,外賣行業的人力成本仍將維持較高水平。

Sponsored link

2019Q2騎手成本為92.7億元,成本費用率同比降低6%,主要為訂單密度增加攤薄單均配送成本,以及美團、餓了嗎等AI訂單調度系統優化路線算法、提高配送效率的影響;Q2騎手成本費用率環比減少7%,是因為二季度天氣狀況好,騎手運力充足,騎手補貼相應減少。

2019年下半年由於暑期外賣需求加大和冬季寒冷天氣將至,需要為騎手提供更高的補貼激勵,配送成本也相應增加。自然,騎車的送單壓力也隨之上升。

(Visited 637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