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了比特幣,這個委內瑞拉的小伙子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

多虧了比特幣,這個委內瑞拉的小伙子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

Sponsored link

 

2012年,Eduardo Gomez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個比特幣。當時,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會給他的生活帶來的巨大變化。

多虧了比特幣,這個委內瑞拉的小伙子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

這個貧窮的委內瑞拉計算機工程學生通過處理驗證碼來賺錢,他的雇主選擇特幣作為支付方式。Eduardo做著做著就產生巨大的好奇心,他看到比特幣淘金客們利用委內瑞拉政府補貼的電力構築起了一間間礦場。他開始研究這方面的內容並發表自己的觀點,沒過多久,Eduardo就成了加密貨幣的專家。

多虧了比特幣,這個委內瑞拉的小伙子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

 

最終,Eduardo進入了一家幫助人們在亞馬遜上用比特幣購物的公司。當委內瑞拉國內形式變得很不穩定時,公司幫助Eduardo和他的支持團隊離開委內瑞拉,定居阿根廷。Eduardo快樂地寫道:

由於政府的失敗,委內瑞拉的生活環境徹底崩潰了。所幸,Eduardo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但他依然為家人和朋友的命運擔憂。矽谷的科技自由派和烏托邦的鼓吹者們天天叫嚷著,他們認為比特幣能夠將人民從政府獨斷暴君般的管控中解救出來。Eduardo算是切切實實體會到了這點,他甚至認為比特幣能夠拯救整個拉丁美洲。

多虧了比特幣,這個委內瑞拉的小伙子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的路”

 

自從比特幣受到大眾追捧,其底層技術區塊鏈一直被期待將徹底變革從商業到選舉投票在內的一切事物。

Sponsored link

現在區塊鏈的價值在不斷的實現。觀察者們期待比特幣是否將終於脫離儲值工具,虛擬資產的身份,成為一種切實流通的貨幣。

自比特幣的確誕生了名為加密貨幣的新興產業。但現在的2018年,我們還遠沒有到用比特幣(或者別的加密貨幣)支付路邊冷飲或停車費用的程度。

如果比特幣真的想成為一種支付手段,拉丁美洲似乎就是他最好的試水區域了。講真,考慮到該地區長期混亂的經濟政策,他們配不上比特幣,但卻實需要這樣的支付手段。

舉個例子,當你抵達委內瑞拉加拉加斯的西蒙玻利瓦爾國際機場時,你會在換幣亭上看到貨幣的官方兌換比例。有些人就會急著想把手裡的美元換成委內瑞拉這個月的官方貨幣。

而你還沒走出機場,就會有人,比如你的的士司機,像你安利一個更實惠得多的兌換比例。儘管委內瑞拉政府想要控制這個三千萬人口國家的貨幣匯率,但他們連一個機場的匯率都管不住。

如果你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餐館裡表示願意用美元付賬,餐廳給你提供的兌換比例也會比官方優惠得多。不過一旦你把錢掏出來,侍者就會對鈔票的質量以及你鈔票上的折角對折算率不可避免的不利影響開始唧唧歪歪了。

如果你來到厄瓜多爾的基多,你會發現當地就沒有自己的貨幣。從1999年經濟危機徹底毀滅了該國銀行貨幣系統後,他們就轉用美元了。

你很快會發現,當地人在找零方面很苦惱。你的出租車司機很可能破不開二十美元的鈔票。在厄瓜多爾,沒幾件事比破開二十美元的鈔票更難了。不能自己發行貨幣的弊端之一就是幣值可能不適合日常生活。

對一般遊客來說,這些問題僅僅是奇遇怪談。但對於經濟學家來說,這些事既可悲又可笑:所有一年級經濟學生會學到的教科書式垃圾貨幣管理情況幾乎都來自亞馬遜河沿岸地區,就好像這裡是經濟學家的邪惡叢林一樣。

而對於上述國家的住民,管理貨幣的困難讓他們不得不成為自己的外匯交易員。儘管令人惱火,對當地人來說,波動的貨值已經成為生活一部分,只能改變自己去適應生活。比如,想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買房得準備大量美金到現場交易。、

對技術接觸的不對等往往意味著得到技術紅利的不對等。

無論你認為現在對加密貨幣來說是終結的開始還是開始的終結,拉丁美洲確是測試這項技術實際運用的良好場地。具體地說,阿根廷和委內瑞拉會成為通過加密貨幣替代不穩定不可靠的國家貨幣的絕佳測試環境。

Sponsored link

如果他們的政府不瞎搞的話,阿根廷和委內瑞拉本該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特別是委內瑞拉,有著比沙特阿拉伯還豐富的石油儲備。結果查韋斯的實驗結果是兩百萬人逃離委內瑞拉,屎一樣的經濟和威脅整個地區穩定的人道主義危機。

阿根廷現在的危機有著更複雜的背景,但是從該國的經濟史來看也更在觀察家的預期內。

儘管外國投資者對於市場派右翼政府在2017年的掌權表示看好,但這樣的看好並沒有轉化為對阿根廷比索的支持。

拋開其他因素,比索價值下降的主要原因有美元不斷走強,外匯儲量下降和投資者信心的喪失。因為過往政策面為了對付地方公共債務瞎印鈔和現任政府停止能源補貼政策導致的通脹意味著阿根廷人的資產在不斷的貶值。

阿根廷政壇的戲劇化表現也完全不能激起市場信心,每每突發新聞都會讓比索跌一跌。腐敗的新聞就像艾美獎級別的肥皂劇一樣環環相扣。

舉個例子,最新發現的政府司機日記指出,同現任總統親近的企業們曾像他在前任政府的死對頭行賄。不管意識形態如何,拉丁美洲的政治家們在對腐敗的嗜好上是一致的。

阿根廷源源不斷的貨幣危機也提供了機遇:它可以成為第一個全國比特幣支付的市場。布宜諾斯艾利斯有很多像Ripio這樣的區塊鏈技術公司,以至於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接受比特幣的商家佔比高於紐約。到2018年底,阿根廷全國將有超過一百台比特幣ATM,預計在2019年將有1600台。

Wolox的管理合夥人Agustina Fainguersch是一位阿根廷企業家,致力於幫助拉美企業成長。Agustina管理通過採用諸如區塊鏈在內的技術進行的數字支付。對於一般的阿根廷人來說,區塊鏈在生活中使用是有切實可能的。

她說:“在阿根廷,一周內我們可能需要把比索換成美元再換回比索。”考慮到比索自2018年以來相對美元貶值了50%,大多數人換錢的目的是為了生存而不是投資儲蓄。“很多阿根廷人都在努力保障自己的日常開支平衡。”

根據她的說法,比特幣相對於美元的優勢在於比特幣更好獲得。她見到在最近幾年內越來越多的阿根廷人接觸到加密貨幣,並藉此輕鬆的兌換比索。她指出:“只要這個貨幣比比索穩定,那這個貨幣就是有吸引力的。阿根廷人對抗幣值波動很多年了。”

相對的,波動性也是比特幣相對於美元的劣勢所在。同樣哪兒都有的,也很方便能換出去花出去的美元要穩定得多。不過美元還存在假鈔和易損毀的問題。

比特幣的未來取決於哪個敘事能成為元敘事。

Sponsored link

阿根廷政治科學家,地區智庫Asuntos del Sur創始人Matías Bianchi指出阿根廷的比特幣需求也會遵循這樣的模式:就像所有承諾會民主化某某事物的接觸的技術那樣,這樣的科技也只會讓少數富裕的人變得更富裕,而大眾則將為此買單。

對於比特幣,Bianchi指出阿根廷對比特幣的應用很大部分出於總是想著顛覆政權來保護自己財富,想著通過可疑經濟行為牟利的富裕階級。“比特幣允許精英們通過他們幫助掌權的政府的失敗決策中獨善其身。”畢竟,對科技的接觸的不對等總是意味著享受技術紅利的不對等。

對Bianchi來說,這樣另類全國貨幣的說法就是精英階層的泔水。Bianchi表示,哪怕越來越多的阿根廷人在用比特幣,也不能影響100%的阿根廷人都需要用比索。這樣,不可能所有阿根廷人都能保護自己不受比索貶值的傷害。在Bianchi看來,比特幣更像是當代的離岸賬戶,儲存離岸財富,讓窮人承擔政府錯誤的成本。就像是手機裡的開曼群島一樣。在腐敗叢生,毫無穩定的國家,這類技術無疑會發展壯大。

對於像Eduardo這樣逃到阿根廷的委內瑞拉人。阿根廷的貨幣危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前文所述,Eduardo在學生時代就接觸到了比特幣。在委內瑞拉經濟崩潰的時候,比特幣在這個三百六十行,尤其是能源,都吃補貼的地方成為了熱門產業。最終政府反應過來了,開始打壓比特幣。儘管如此,比特幣市場已然初現雛形。

有些政府往往會用更接近權力中心的精英來替換經濟學家。按照Eduardo的說法,在政府裡有門路的人最後接管了比特幣礦業。委內瑞拉甚至還發布了他自己的加密貨幣,石油幣,價值同其石油產業相關。石油幣同時面對來自加密貨幣支持者和對政府解決問題能力早就失去信心的委內瑞拉民眾的批評的懷疑。

如前文所述,大量委內瑞拉人在逃離他們肆虐著純粹人造危機的國家。超過13萬委內瑞拉人於阿根廷定居。Eduardo看到阿根廷當前困境和委內瑞拉危機的相似之處。不過他認為阿根廷的危機相對於委內瑞拉那種社會崩潰,還是比較溫和的。

相比委內瑞拉。在阿根廷交易比特幣更方便:兩國的用戶都可以登陸LocalBitCoin.bom,將本幣和比特幣進行兌換。這個過程很復古,而且有風險。在阿根廷,也有很多商戶提供換幣服務。而在委內瑞拉,買賣雙方都有被政府發現以至賬號查沒的危險。而阿根廷政府只會在乎你在這些交易行為中的稅費有沒有結清。

阿根廷和委內瑞拉都為比特幣的全國社區部署提供了良好的土壤:收補貼的能源產業和不穩定的國有貨幣。

於是,兩國都從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新興開發者社群中獲益。不過,比特幣在兩國都不太可能替換本國貨幣,或者僅僅替代美元成為主要替代貨幣。

比特幣的最終用例很可能是會依附在有權力結構上。阿根廷的有錢人用比特幣藏匿自己的資產。腐敗的委內瑞拉官員找到了發財的新門路。儘管如此,如果比特幣能和美元一樣穩定的話,將比特幣作為儲蓄手段的應用也會越來越多。

也會有其他創新:就像Eduardo指出的那樣,如果發布一個基於貨幣的電子貨幣,比如USD coin一種基於美元的貨幣,那就會允許人們在比索、比特幣、美元間更加輕鬆的轉換。阿根廷的比特幣領軍人物之一,Santiago Siri,提出阿根廷央行準備1%的加密貨幣形式外匯儲備。儘管這個倡議不太可能實施,但是阿根廷絕望的處境是會讓人提出各類別具一格的想法。

新興比特幣作為美元的替代選項既不會影響決策者對可靠貨幣政策的需求,也不會減少美元對一般阿根廷或委內瑞拉民眾在日常生活中的吸引力。比特幣不會成為可靠機構的替代。

Sponsored link

當然,如果唐納德總統成功的讓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為他的短期政治綱領服務,美元的吸引力會下降。不過目前來說,美國的機構在拉美民眾熟悉的入侵式領導風格面前表現得堅韌可靠。

儘管支持者將繼續鼓吹比特幣對於法定貨幣的優勢。比特幣的終極問題是,比特幣很難被理解,因此在比特幣將被我們聽到的故事所主宰。簡而言之,比特幣的未來取決於哪種敘事成為元敘事:比特幣會是Eduardo故事裡那樣幫助普通人逃離暴君的工具,還是腐敗的政府官員收受賄賂,毒梟逍遙法外的工具。

科技助攻權力還是權力助攻科技?

五十多年前,Marshall McLuhan寫到:我們通過新媒體和科技實現的擴張變成了一次巨大的全身手術,在社會的身體上毫無顧忌的進行著,完全不管衛生問題。比特幣就是完美的例子。我們還沒完全弄懂相關的知識就開始經歷這些變動。我們必須認識到,根據加密貨幣的理想未來所做的政策性決定未必會讓世界變得更好。

同時,我們也要以開放的思維,站在以技術助力弱勢群體的角度,重新思考這個世界運行的方式,民主化技術的難點在於他們必須克服現有權力結構的存在。拉美的機構往往很弱勢,這也是比特幣在拉美繁榮壯大的原因之一:毒藥和抗體總是在一起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強大堅韌的利益相關方不願意填滿拉美機構的孔雀。

所以比特幣在拉美以及世界其他地區所面臨的終極問題是:科技會增強權力還是權力會增強科技。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的正在嘗試提供答案,世界都將關注這一問題。

(Visited 76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