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年少時,每個人都嚮往光芒萬丈、驚心動魄,懷揣的都是一呼百應的英雄夢或絢麗華美的公主夢,或者想成為俠客豪傑、將軍帝王、超能力者、豪門貴族,或者想成為貢獻卓著的科學家、軍人、運動員,再不濟,也要做個正直優秀、有能力掌控人生的人,最厭惡的就是魯迅筆下那些瑣碎悲戚、麻木冷清、可憎可鄙、可有可無的小人物。

Sponsored link

待少年被光陰推著長大,才發現成年人的世界沒有水晶宮和英雄劍,只有滿地狼藉,而我們,不偏不倚剛好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樣子。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當代孔乙己——沈巍

流浪的沈巍大師在網絡走紅,他流浪二十餘年的經歷隨即被扒了出來。審計局的公務員放棄工作、穿著邋遢,在街頭撿垃圾。他喜歡史書,喜歡畫畫,有學識、有涵養,沒有的是一個現代人的體面,他崇尚文學卻一事無成,推廣垃圾分類卻窮得無處可歸。

蹭熱度的人們歡歡樂樂地圍著他拍照,沒有人從心底裡尊重他,如同孔乙己走進店裡,周圍的人盡是歡聲笑語。

孔乙己懶惰、善良、清高、迂腐,他是滿口“之乎者也”的落魄乞丐,專被人打趣嘲弄,他又一邊偷東西一邊在酒館循規蹈矩地還賬,自己食不果腹還喜歡交孩子們寫字,給孩子們分茴香豆。

只要他在,店裡永遠充滿著歡樂的氣氛。那句“讀書人的事,怎麼能叫偷呢”成了盜版、抄襲作家的御用名言,可笑又可悲的流傳了下來。

沈巍與孔乙己一樣,“是這樣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這麼過”。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大師—沈巍

有多少人成了閏土

校園是整個社會高低貴賤之分最淡薄的地方,允許低微的人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沒有紈絝習氣的富家公子、權貴小姐們與你別無二致,每天上課、打球、嘗路邊的美食。但畢業三年後,那個曾經什麼都不如你的世家子弟坐在寬敞的辦公室裡,你需要穿過辦公隔間和長長的走廊才能去見他。

你站在他的面前,低著頭,謙恭地遞上報表,叫了一聲“經理”。那一刻,你想起了閏土恭敬地對兒時玩伴叫的那聲“老爺”。

Sponsored link

閏土也曾是個生機勃勃、真誠機智的少年,曾在瓜田、雪地和廣闊的海邊快樂地長大,他自在疏曠,本該有一番不尋常的作為。但成長環境和遭遇凸顯著他的貧弱與卑微,勇氣和意氣無法幫他打破階層局限,他漸漸被磨平棱角,彎下脊梁,成了生活的奴隸。而屈服於命運的,從來不止閏土,還有多少個你我他。

從少年意氣到卑躬屈膝,多少人活成了可悲的那個閏土。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有多少人成了阿Q

你的領導是一個才德有缺的人,想出些不切實際的主意,義無反顧地要你們貫徹執行。效果當然並不好,你的同事被抓了典型,在大會上被狠批。但他敢怒不敢言,頹喪地點頭認錯。休息時,他在人前義憤填膺,咒罵不合理的方案、不務實的領導、沒有人站出來反駁云云。

最後他釋然道:“又不是只有我自己,反正大家都一樣。”然後悄然離開。那一刻你的腦海裡冒出一個人來——阿Q——那個一邊自我矛盾一邊自我安慰的人。

林興宅評論阿Q:質樸愚昧又狂妄自大;自尊自大又自輕自賤;率直任性又正統衛道;爭強好勝又屈辱服從;憎惡權勢又趨炎附勢;狹隘保守又盲目趨時;排斥異端又嚮往革命;敏感禁忌又麻木健忘;蠻橫霸道又怯懦悲切;不安現狀又安於現狀。

為了平復內心的矛盾,阿Q創造了一套偉大而可笑的精神勝利法。這個蹩腳的人物和蹩腳的精神勝利法被人從20世紀打趣到21世紀,也沿襲到了21世紀。可悲的是,人們漸漸意識到,不學會這種精神根本無法再社會中立足。

從好壞份明到難得糊塗,有多少人,活成了可嘆的阿Q。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有多少人成了祥林嫂

不公與委屈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流動,落在一個人頭上時總是猝不及防。分手、失業、破產、離婚、親人故去、罹患絕症……當噩運反覆砸在一個人身上時,無力和委屈排山倒海般襲來。

折磨得人輾轉反側、耿耿於懷、萎靡頹喪、抑鬱癲狂,仿佛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傾訴才能排遣心中的痛苦,慢慢被榨乾希望和生機。漸漸地,人們發現瑣碎抱怨時,每個人都跟祥林嫂沒兩樣。

樸實誠摯、勤奮傳統的祥林嫂沒能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搶婚、丈夫病死、兒子被狼叼走、被東家厭棄,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命運和時代的壓迫,成了那個見誰跟誰訴苦的怨婦乞丐,孤身死在雪夜裡。人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諷刺的是,在受到委屈和不公時,多數人又都成了她。

Sponsored link

從厭惡別人抱怨墮落到自己抱怨墮落,從尋常人到祥林嫂,只隔著一點不幸的距離。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有多少人成了買人血饅頭的華老栓和推銷人血饅頭的康大叔

各大網絡平台、社交軟件上,銷售者一邊喊著“包好”,一邊將養生藥物、化妝品、衣服、零食、信貸、保險狂推出去。

十億網民,要麼被推銷,要麼成了推銷販子,諮詢、推廣往來不覺。“包好”的產品是否貨真價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說它“包好”,重要的是能換來真金白銀入賬。利益驅趕著人一路狂奔,滿口誠摯的謊言,買賣的雙方如同買人血饅頭的華老栓和推銷人血饅頭的康大叔,有人說,有人相信。

人血饅頭,對於華老栓來說是一袋子錢換來的救命藥,對他的兒子來說是一個烤糊的白面饅頭,對於康大叔來說是自己推銷出去的精貴產品,效果質疑、追責。左一遍右一遍的“包好”、“包好”像洗腦的音符,在人群裡產生了一種毫無依據的可信度,從古自今的商人,都是攻心為上的心理學家。

現在人們不吃人血饅頭,卻都接納了無情的推銷販子,成了愚昧麻木的華老栓。

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突然讀懂了魯迅

無數人,活成了魯迅筆下的“看客”

孔乙己被打趣時,看客們哈哈一笑;夏瑜被殺時,看客們伸長了脖子;祥林嫂訴苦時,看客們厭煩了冷笑而去;阿Q被閒來無事的看客們按著磕頭打趣……看客們冷漠、麻木、愚鈍、歹毒、幸災樂禍。這世上如果有什麼比魯迅筆下的看客更讓人不寒而慄的,便是今日的看客。

他們質問跳樓的人“為什麼還不跳”;看著被打的人叫好;諷刺在國外被殺的留學生“活該”;嘲笑受匪徒傷害的普通人“在沈默中滅亡”;在不必露面的網絡平台上冷嘲熱諷、煽動是非……他們都成了魯迅筆下的看客,在現實或在虛擬網絡中以最冷漠、最殘酷的言行傷害著當事人,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做過他們中的一員。

何其悲哀,在社會裡摸爬滾打的人都烙上了魯迅筆下人物的影子,無一倖免。何其幸運,這個時代已不再封建腐朽,留給了我們翻盤的機會。

恍然大悟時,我們不妨試著聽聽魯迅的建議: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Visited 199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