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什麼裝,簡單一點

裝什麼裝,簡單一點

Sponsored link

“裝”與“不裝”之間

看到一農家的窗戶上貼著一張春聯,就一個字:富。簡單粗暴,直接,願望強烈。不加修飾。不裝。

其實,我們都是有點裝的人。過去,我那個村,叫“金財”就有幾十號人。裝“高大上”、裝懂、裝上流、裝蒜、裝孫子、裝風雅、裝佛、裝傻……過年時,進城工作的農村女孩回家了,他們的名字由安娜、朱麗葉、簡,變回了胖丫、二妮、翠花。小學同學聚會上,那個五十多歲的處長,一下子又變形回小時候的鳥樣,上躥下跳,嬉皮笑臉,扯女同學辮子,小便出來還是不洗手,只不過少了兩條綠鼻涕。

這一生,我們彷彿都在變形、變身,但是七十二變,還是藏不住那猴尾巴。

曾與一女士共事,每次我接完一個電話並且拒絕對方邀約,她都恨鐵不成鋼地喊道:“羅西,你拒絕人的理由能不能體面一些、高貴一些?”可能因為我每次拒絕的理由都很小男人,太平常:比如“對不起,今晚我要做飯給兒子吃”“我在家等孩子回來,他們沒有鑰匙”。而這些都是真的。酷往往是裝的,溫柔常常是真的。

我也曾裝過,後來有一點人生“資本”後,發現保持本色更自然、誠懇。熱情是可以裝的,清冷是掩飾不住的。怕麻煩,是因為有一顆極簡的心。心大,心累,你就必須裝。

一個人的社會角色設定是有必要的:為了自我保護,為了營銷自己,或是為了與整個社會熔於一爐。有的“人設”雖然有些虛高,但是也可以成為一種人生目標理想,鼓舞自己向更好的自己靠攏,這時候“裝一裝”,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知道大家都在裝,你就會更能理解適應這個社會的複雜,也會活得更聰明:比如,夜裡遇盜,你喊“搶劫啊”,眾人皆裝睡;若是改喊“捉姦啊” ,四鄰的窗口一定全亮了。

每一顆裝的心,輕輕捅開那薄薄的一層膜,立即就可以看見真、看見燙,也看見痛。我們都痛恨裝,卻忍痛裝著。人性都差不多,人心都是肉長的。

有人習慣用這樣的句式說話:每個人都讀過一本“九”字頭的武功真經,每天早晨我懷裡都有一本“九”字頭的武林秘籍……其實那真經是“九九乘法表”,秘籍是九陽豆漿機說明書。我們都在市井裡裝模作樣演宮廷正劇。我們明明可以是小情歌,卻非要處處裝成一場交響樂。我們疲於奔命,老於“裝”途。

一個健康誠信發達自由的社會,大家基本不裝,不屑於裝,不必要裝,不懂得裝。不需要面子、虛榮,不需要狡猾和心機,人都可以活得很自在,有尊嚴。有一種真正的幸福與強大,是你不必要作假也可以活得左右逢源;四周沒有歌舞昇平,滿心都是良辰美景。

Sponsored link
(Visited 48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