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風險管理四原則

索羅斯風險管理四原則

Sponsored link

索羅斯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實現投資確定性的。

像巴菲特和其他所有成功投資者一樣,索羅斯也會衡量他的投資,但他採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投資標準。

索羅斯的成功要訣是積極地管理風險,這也是投資大師所使用的四種風險規避策略之一。這四種策略是:

1、不投資。

2、 降低風險(沃倫·巴菲特的主要方法)。

3、 積極的風險管理(喬治·索羅斯駕輕就熟的一種策略)。

4、 精算的風險管理。

大多數投資顧問都會大力推薦另一種風險規避策略:分散化。但對投資大師來說,分散化是荒謬可笑的。

沒有一個成功投資者會將自己限制在僅僅一種策略上。有些人,比如索羅斯,會使用全部這四種策略。

01 不投資

這一直是可選策略之一:把你所有的錢都投到國庫券上(沒有風險的投資),然後忘了它。

Sponsored link

看起來有些讓人吃驚的是,每一個成功投資者都會使用這種策略:如果他們找不到符合他們標準的投資機會,他們就乾脆不投資。許多職業基金經理連這種簡單的法則都違背了。例如,在熊市中,他們會將他們的投資目標轉向公用事業或債券這樣的“安全”股,理由是它們的跌幅小於一般股票。畢竟,你可以出現在《華爾街一周》(Wall Street Week)節目中,告訴翹首企盼的觀眾,你在目前這種情況下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02 降低風險

這是沃倫·巴菲特整個投資策略的核心。

像所有投資大師一樣,巴菲特只會投資於他了解的領域,也就是他具備有意識和無意識能力的領域。

但這並不是他的唯一法則:他的風險規避方法與他的投資標準緊密結合。他只會投資於他認為價格遠低於實際價值的企業。他把這稱做他的“安全餘地”。

在這一原則下,幾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投資之前完成的。(就像巴菲特所說:“你在買的時候就盈利了。”)這種選擇程序的結果就是巴菲特所說的“高概率事件”:回報確定性接近(儘管談不上超過)國庫券的投資。

03 積極的風險管理

這主要是交易商的策略—也是索羅斯的成功關鍵。管理風險與降低風險大不相同。如果你已經將風險降得足夠低,你可以回家睡大覺或休一個長假。

積極地管理風險則需要時刻保持對市場的密切關注(有時候需要分分秒秒地關注),而且要在有必要改變策略的時候(比如發現了一個錯誤,或目前的策略已經執行完畢),冷靜而又迅速地行動。

索羅斯在納粹佔領布達佩斯的時候就“練就”了應對風險的本領,當時,他天天都要面對的風險是死亡。

作為一位生存大師,他的父親教給他三條直到今天還在指引他的生存法則:

1、冒險不算什麼。

Sponsored link

2、在冒險的時候,不要拿全部家當下注。

3、做好及時撤退的準備。

04 及時撤退

1987年,索羅斯估計日本股市即將崩潰,於是用量子基金在東京做空股票,在紐約買入標準普爾期指合約,準備大賺一筆。

但在1987年10月19日的“黑色星期一”,他的美夢化成了泡影。道指創紀錄地下跌了,這至今仍是歷史最大單日跌幅。同時,日本政府支撐住了東京市場。索羅斯遭遇了兩線潰敗。

“他做的是槓桿交易,基金的生存都受到了威脅。”兩年後接管了量子基金的斯坦利·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回憶說。

索羅斯沒有猶豫。遵循自己的第三條風險管理法則,他開始全線撤退。他報價230點出售他的5 000份期指合約,但沒有買家。在220點、215點、205點和200點,同樣無人問津。最後,他在195~210點之間拋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賣壓隨著他的離場而消失了,該日期指報收點。

索羅斯把他全年的利潤都賠光了。但他並沒有為此煩惱。他已經承認了他的錯誤,承認自己沒有看清形勢,而且,就像在犯了任何錯誤時一樣(不管是小錯誤還是像這次這樣威脅到生存的錯誤),他堅持了他的風險控制原則。

這次的唯一不同之處在於頭寸的規模和市場的低流動性。

首先是生存。其他所有事情都不重要。他沒有驚呆,沒有遲疑,沒有停下來分析、反思或考慮是否該保留頭寸以期形勢扭轉。他毫不猶豫地撤出了。索羅斯的投資方法是先對市場做出一個假設,然後“聆聽”市場,考慮他的假設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在1987年10月,市場告訴他他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致命的錯誤。當市場推翻了他的假設時,他不再有任何理由保留他的頭寸。由於他正在賠錢,他的唯一選擇就是迅速撤退。

1987年的股崩使華爾街被死亡陰雲籠罩了數月之久。“事後,我認識的每一個在股崩中遭了殃的經理人都變得幾乎麻木了,”德魯肯米勒說,“他們都變得無所適從,我指的都是業內的傳奇人物。 ”

就像傑出的對沖基金經理邁克爾·斯坦哈特(MichaelSteinhardt)所說:“那個秋天實在讓我沮喪,我甚至不想再繼續幹下去。想到我在該年早些時候曾提出過預警(建議保持謹慎),那些損失更讓我痛苦。也許我失去了判斷力,也許我不如以前了。我的信心動搖了。我感到很孤獨。”

Sponsored link

但索羅斯不是這樣。他是損失最大的人之一,但他沒有受到影響。

兩週後,他重返市場,猛烈做空美元。由於他知道如何處理風險,堅持著自己的法則,他很快就把災難拋到了腦後,讓它成為歷史。而總體算來,量子基金該年度的投資回報率仍然達到了

(Visited 62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