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精英的誕生,家庭因素有多大?

現在的寒門,還能出貴子嗎?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到處要花錢,而家境不好的孩子,沒有這份背景和資本,他們還能成功嗎?

Sponsored link

很多人有個誤區,他們說現在的社會“上升通道逐漸關閉”、“階層日益固化”,是社會病了。但其實,這才是社會原本的常態。中國過去的兩千年裡,大部分時間都是如此。西方這種數百年穩定的社會,階層固化更是早已天經地義。

美国人都脑壳有包??"精英"在美国不是一个褒义词??

階層劇烈變動的年代,才是歷史的異態。“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之所以成為千古名句,恰恰就是因為這一幕不多見,不常見,很稀奇。時人異之,才產生了文學效果。一個流動性過大的社會,一定是制度不完善的,完善的制度不會容忍高流動性。

但恰好,我們這代人的祖輩和父輩,生在了中國數百年來變動最劇烈的幾十年裡,每個大家族都有那麼幾個人的人生之跌宕起伏,簡直可以拿來拍電影。在短短一百年時間裡,中國經歷了不下七八次政權變更,和近乎180度的政治轉向。《霸王別姬》、《大宅門》這樣的影視作品,之所以成為經典,就是因為成功反映了我們這一百年來的個人命運之不可預測,並引起了億萬家庭的共鳴。

這種人生經驗,導致我們這幾代人誤把這種階層大幅波動的局面,當成了世界的常態。而最近20多年看著塵埃落定,要回歸歷史長河的真·常態了,很多人就不適應,受不了了。

良好的家庭環境,在任何年代都會極大的幫助後代,晉升到社會高階位置。將相無種,只是平民階層的幻想和安慰劑,儘管這句話是中國普通人千年來的精神支柱(甚至可以上升到民族格言),但最先喊出這句話的陳勝吳廣,最後改變了他們的階層嗎?

精英階層在歷史上名頭多變,無論你管他們叫什麼,豪強、士族、門閥、權貴、集團、派系、二代,當他們作為一個整體出現的時候,首先是一座城堡。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別人再進來。所以先進來的人,會不斷地增加城牆的高度,以阻攔尚未進來的人,擠來攤薄自己的特權和福利。不過他們會把砌城牆的行為包裝一下,使得普通人很難分辨。

今天精英階層的一項殺手鐧,在於他們會為子女,預留許多人生止損線:畢不了業可以就業,無心求職給錢創業,開拓業務刷爸媽的臉,就算一事無成,還可以當個列席者。所以精英的後代,人生是被設了下限的,差不到哪裡去。

下限有限而上不封頂,這就是這群人開掛的地方。何況精英階層還會以相互之間,彼此關照對方子女的方式,強化這種機制,關照了別人,也就等於關照了自己,這早已是城堡裡的潛規則。與這種大招比起來,那些所謂的“增長視野”、“減少摸索”的好處,都只能算毛毛雨。

一切權力的核心,是規則制定權。只要規則制定權和暴力機器兩手在握,後來者的騰挪空間就基本沒了。很多人說,今天依然有上升通道,這話沒錯。但穩定年代的上升通道是受控的,這是和動蕩年代最大的區別。這根通道何時搞流量管制,決定權在別人手上,你不僅沒有決定權,連知情權都沒有。流量管制落到你頭上了,你就只能像在機場裡,遇到延誤那樣,聽天由命,刷刷微博,等候廣播,了此一生。

現在主流意識形態,開始鼓吹中產階級的崛起。什麼是中產階級?以專業人士為代表,中產階級的本質,是精英階級的隨從,是精英分配-酬勞體系中的一環。如果精英是躲在高高的城堡裡,中產階級就是圍繞著城堡的一圈市井。市井依附於城堡,但又優越於再外層的鄉野。

Sponsored link

中產作為城堡的外城,也有自己的城牆。中產階級的外城牆是學歷,而城堡的內城牆是血緣,這是最最核心的區別。如果你注意觀察,你就會發現,越上層的人越愛用血緣來區分人,到了最頂層,幾乎只認血緣,這種城牆是極高的。中產階級的城牆,比起城堡要矮許多,防禦薄弱,所以時不時就有人可以翻進來。

中產與底層之間的流通,也相對順暢的多,許多通過幾十年個人奮鬥,成功翻牆成為中產的人,自然就會得出“個人奮鬥很能改變階層”的結論,並灌輸給自己的下一代。等到下一代想在中產的基礎上,繼續往上爬時,才發現再上面的遊戲規則,和父親當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其實我並不覺得城牆內的人,就天然具有道德劣勢。不然,上一代人在個人開銷,和享受已經滿足的基礎上,繼續奮鬥的意義何在?你可以想像,假設你得到的優待,是通過先期成本換來的,你也會對試圖和你分享優待的人,產生極大的抵觸。這種抵觸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不過,這堵城牆依然是有縫隙的。我個人的感覺是,在今天這個時代,平民,其實擁有比以往更多的工具,來實現階級躍遷,但前提是你得具有以下三者中的一項:

一是“天賦”。有“天賦”的人,我們通常叫“天才”。“天賦”的本質,其實就是基因突變,按人口中的一定比例隨機生成,出現地域無法控制,出現時間不可預測。這種不世出的人類天才,一旦出山就光芒萬丈,再保守的既得利益者,也不得不考慮將這些天生異能者,收編進城堡之內。有“天賦”者,萬中無一,上升難度最易。

二是“才華”。我們一般也叫“能人”。而“才華”和“天賦”的區別在於,“才華”不是隨機出現的,而是刻意培養的成果。這些“能人”往往是平民階層舉數代人之心力,打造的“特優產品”,功能和特點都是為統治階層精心定製的,用著絕對順手,包您稱心滿意。統治階級看到平民中,居然有人這麼有心,也往往心生感激,願意接納其成為自己一員。有“才華”者,千里挑一,上升較易。

三是“美貌”,這個就不用多解釋了,佔人口比例大概1%左右,可以被上層階級,拿來直接當裝飾品,或是改善基因用。但因為數量最多,上升的難度,要比前兩者高好幾個數量級。

以上三大要素,佔一個,就有實現階級跨越的可能;佔兩個,有實現階級跨越的較大可能。三個都不沾的,在今天這個時代,還想實現階層跨越,那就只能靠彩票了。需要注意的是,勤奮並不能使人上升到精英序列,勤奮本身只有在和天賦、才華、美貌這三要素相結合的時候,才能發揮其助攻作用。單拼勤奮,只能保證你上升到底層階級中的上層。

天賦、才華、美貌,之所以得到精英階層的承認,是因為這三樣東西放在任何群體內都是稀缺資源。我注意到的一個趨勢是,這類稀缺資源被優化配置的效率,在今天這個時代正在急速地上升。換言之,懷才不遇的牛人、小村小鎮的美女,在未來將越來越難以被埋沒,隨時隨地都會被挖掘出來並往城堡輸送。過去因為與外界交流不多,而可以娶到自己村裡的大美女,這種撿漏的好事,以後會越來越不再可能。

城堡內的頂層,對於這種“受管控的上升通道”,其實也樂見其成。畢竟,一者他們需要通過定期小規模換血的方式,來彌補自身的後代裡出現廢人的概率損耗;二者,城堡內也是很複雜的,城堡內的上層,需要通過引入外來躍遷者這個機制,來時不時敲打一下城堡內的對手,甚至不惜打開向下掉落的通道,來警示城堡內的食物鏈下游。

不過,即便是天賦,才華,美貌,其門檻也一直在不斷提高。比如蘋果創始人之一的沃茲,曾經當笑話和人說過:“我看了一下,現時在蘋果工作需要的經驗和教育程度,我想喬布斯和我,現在都很難在蘋果找到一份工作了。”這就是城堡內的人,加高壁壘的一個露骨的範例。

平民中的天資平庸者,儘管生活水平,會隨著技術進步持續上升,但相對的社會位階,卻是很難再變化了。但許多人會誤把生活水平絕對值的提升,當成自己在人群地位中相對地位的提升。有句雞湯說“今天一個普通人所擁有的東西,500年前的皇帝,會用半壁江山來換”,就是典型的在故意混淆絕對值和相對值的概念。

Sponsored link

很多人的祖輩,在溫飽線苦苦掙扎,他們的父輩依然物質匱乏,但他今天卻可以頓頓有肉、手機空調,於是就產生了“階層上升”的錯覺。但其實,今天的小白領,從全人口中的所處位置看,也就相當於他爺爺輩的一個普通莊稼漢,或者他父輩的一個廠裡的工人,看似生活水平極大改善,實際階層位置分毫未動。而這種平民的幻覺,正是精英階層所需要和鼓勵的。

現在可以預見的是,在我們這代人乃至我們的下一代的有生之年,只要社會大致穩定,技術持續進步,社會財富不斷增加,這套城堡-市井-幻象的三重系統,便能完美地持續運轉,目前看不到有什麼因素,可以破壞這個體系。

正所謂,國安民樂,豈不美哉?

(Visited 506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