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因為經典,所以銘記!

Sponsored link

一場戰役的最大贏家——喬治·索羅斯的成名之作:英鎊狙擊戰!1992年9月,贏得了他人生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賭注,藉此一戰,以一己之力打敗了不可一世的英國央行,迫使英鎊退出歐洲貨幣體系。被《經濟學家》雜誌稱為“打垮了英格蘭銀行的人”。

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當時的歐洲匯率機制是由歐洲經濟共同體於1979年制定的,限制了11中歐洲貨幣的匯率波動區間,原意是要維持各國貨幣之間的匯率穩定。然而,這個匯率機制有著致命的弱點:

必須各國之間互相協調經濟政策保持基本面接近方可維繫。如果英國通脹率高於德國,就會給這個匯率機製造成壓力,同時兩國的利差也會衝擊匯率機制。

也就是說,當英國和德國的通脹和利差產生差異時,央行就不得不入市干預。而當時各國的經濟發展極不平衡,並且基於國家利益也不可能真正一條心,那麼這個匯率機制就存在巨大的漏洞,一有風吹草動就難免投機者蜂擁而來。蒼蠅不叮無縫蛋啊!

那麼問題來了,時代已經是20世紀90年代了,外匯市場交易規模已經達到天亮,過去央行憑藉幾百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就可以乾預本國貨幣的能力已經被大大削弱。

當時,索羅斯帶頭的對沖資金,敏銳的意識到英鎊被高估了,而德國馬克則被低估了。解析:英國的經濟本來不強大,加入匯兌機制,將使英國和西歐經濟力量最強大的新德國聯繫在一起。依據匯兌機制的條款,英國被迫保持1英鎊兌換2.95德國馬克的比率。

於是,一場無聲的貨幣狙擊戰開始了。

索羅斯賣空了價值70億美元的英鎊,同時買入了價值60億美元左右的德國馬克和一部分法國法郎。不止如此,他們賣空英鎊的同時還買入了英國的股票和賣空了德國的股票,下注英鎊貶值後股市會上漲,而德國正好相反。

當時,英國央行做出了頑強的反抗,甚至從IMF貸款,總共動用了269億美元的資金買入英鎊,甚至還加息將利率提高到了15%!然而都是徒勞,在索羅斯帶領下,全球投機資金一擁而上,這不是索羅斯一個人在與英格蘭戰鬥!豺狼多了能咬死老虎,在嗜血的國際空頭面前英國央行的資金只是杯水車薪。

結果如大家所知道的,英鎊兌德國馬克的匯率由2.95一路下跌到2.8,德國擔心降息會加劇國內通貨膨脹,拒絕了德國馬克降息以緩解英鎊下跌的請求。最終,英國央行彈盡糧絕,到了無法維持歐洲匯率機制的要求的地步。

1992年9月15日,英國正式退出歐洲匯率機制,堪稱屈辱的一幕。

當時的英格蘭餘威仍在,從沒有人想過能以個人的力量去撼動這顆大樹。然而,索羅斯敢想前人之不敢想,並且最終成功了:不僅在外匯上大賺一筆,在股票頭寸上也是大塊朵碩。

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Sponsored link

背景知識

英格蘭銀行為英國中央銀行,危機發生前,英鎊是歐洲貨幣體制的一部分。

德國聯邦銀行的雙重身份既是歐洲匯率機制的基礎,又是德國貨幣(馬克)的法定保護者。

英國面臨的困局:經濟嚴重衰退

英鎊處於兩難境地:為了國際地位,必須維持高利率,使匯價不致走軟。

從國內經濟現實考慮,須降低利率,刺激投資與消費。

德國的現實狀況:通脹之憂

歐洲主要國家一片蕭條景象,唯獨德國經濟一枝獨秀,但是通貨膨脹有抬頭之勢。

新情況出現:兩德統一

東德貨幣以高匯率兌換西德馬克,以穩定東德民心。

西德投資大量高速進入東德,以幫助其發展經濟。

德國聯邦銀行不可迴避的矛盾:馬克何去何從?

Sponsored link

馬克的兩難境地:歐洲要求馬克降息,以拉動經濟,對付衰退。

德國國內要求馬克升息,以抑制隨時可能發生的通貨膨脹。

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索羅斯英鎊狙擊戰回顧!

英鎊在200年來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貨幣,原來採取金本位制,與黃金掛鉤時,英鎊在世界金融市場佔據了極為重要的地位。只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1929年的股市大崩潰,才迫使英國政府放棄了金本位製而採取浮動制,英鎊在世界市場的地位不斷下降。

黑色星期三伏筆:金融大鱷嗅出機遇

而作為保障市場穩定的重要機構——英格蘭銀行,是英國金融體制的強大支柱,具有極為豐富的市場經驗和強大的實力。從未有人膽敢對抗這一國家的金融體制,甚至想都未敢想過。索羅斯卻決定做一件前人所未做過的事,搖撼一下大不列顛這顆號稱堅挺的大樹,試一試它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隨著1989年11月柏林牆的轟然倒下,許多人認為一個新的。統一的德國將會迅速崛起和繁榮。但索羅斯經過冷靜地分析,卻認為新德國由於重建原東德,必將經歷一段經濟拮据時期。德國將會更加關注自己的經濟問題,而無暇幫助其他歐洲國家渡過經濟難關,這將對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及貨幣帶來深遠的影響。

黑色星期三導火線:歐盟簽訂馬斯特里赫特條約

在1990年,英國決定加入西歐國家創立的新貨幣體系——歐洲匯率體系(簡稱ERM)。索羅斯認為英國犯了一個決定性的錯誤。

因為歐洲匯率體係將使西歐各國的貨幣不再針住黃金或美元,而是相互釘住;每一種貨幣只允許在一定的匯率範圍內浮動,一旦超出了規定的匯率浮動範圍,各成員國的中央銀行就有責任通過買賣本國貨幣進行市場干預,使該國貨幣匯率穩定到規定的範圍之內;

在規定的匯率浮動範圍內,成員國的貨幣可以相對於其他成員國的貨幣進行浮動,而以德國馬克為核心。早在英國加入歐洲匯率體系之前,英鎊與德國馬克的匯率已穩定在1英鎊兌換2.95馬克的匯率水平。但英國當時經濟衰退,以維持如此高的匯率作為條件加入歐洲匯率體系,對英國來說,其代價是極其昂貴的。一方面,將導致英國對德國的依賴,不能為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而大膽行事,如何時提高或降低利率、為保護本國經濟利益而促使本國貨幣貶值;另一方面,英國中央銀行是否有足夠的能力維持其高匯率也值得懷疑。

特別是在1992年2月7日,歐盟12個成員國簽訂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這一條約使一些歐洲貨幣如英鎊、意大利里拉等顯然被高估了,這些國家的中央銀行將面臨巨大的降息或貶值壓力,它們能和經濟實力雄厚的德國在有關經濟政策方面保持協調一致嗎?一旦這些國家市場發生動盪,它們無力抵禦時,作為核心國的德國會犧牲自己的國家利益來幫助這些國家嗎?

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歐洲經濟不景氣:索羅斯等備戰狙擊英鎊

索羅斯早在《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簽訂之時已預見到歐洲匯率體係將會由於各國的經濟實力以及各自的國家利益而很難保持協調一致。一旦構成歐洲匯率體系的一些“鏈條”出現鬆動,像他這樣的投機者便會乘虛而入,對這些鬆動的“鏈條”發起進攻,而其他的潮流追隨者也會聞風而動,使匯率更加搖擺不定,最終,對追風機制的依靠比市場接納它們的容量大得多,直到整個體制被摧毀。

果然,在《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簽訂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一些歐洲國家便很難協調各自的經濟政策。當英國經濟長期不景氣,正陷於重重困難的情況下,英國不可能維持高利率的政策,要想刺激本國經濟發展,惟一可行的方法就是降低利率。但假如德國的利率不下調,英國單方面下調利率,將會削弱英鎊,迫使英國退出歐洲匯率體系。

Sponsored link

此時此刻,索羅斯及其他一些投機者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卻在不斷擴大頭寸的規模,為狙擊英鎊作準備。

索羅斯堅信判斷:英國政府乾預匯率市場

隨著時間的推移,英國政府維持高利率的經濟政策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它請求德國聯邦銀行降低利率,但德國聯邦銀行卻擔心降息會導致國內的通貨膨脹並有可能引發經濟崩潰,拒絕了英國降息的請求

英國經濟日益衰退,英國政府需要貶值英鎊,刺激出口,但英國政府卻受到歐洲匯率體系的限制,必須勉力維持英鎊對馬克的匯價。英國政府的高利率政策受到許多金融專家的質疑,國內的商界領袖也強烈要求降低利率。

在1992年復季,英國的首相梅杰和財政大臣雖然在各種公開場合一再重申堅持現有政策不變,英國有能力將英鎊留在歐洲匯率體系內,但索羅斯卻深信英國不能保住它在歐洲匯率體系中的地位,英國政府只是虛張聲勢罷了。

很少有人注意到英國財政大臣萊蒙在歐盟財政部長會議後發表的一篇簡短的演講。他說:“歐洲貨幣匯率機制內各國將不會再一致行動。”什麼意思?如果各國不再一致行動,匯率劇烈波動將難以避免,時間的延誤和各國政策的分歧將縱容金融投機家冒險,使歐洲匯率機制失去對市場的控制。索羅斯反复研究萊蒙這些言論:或許,萊蒙更早前的強硬立場只是虛張聲勢。

英鎊對馬克的比價在不斷地下跌,從2.95跌至2.85,又從2.85跌至2.7964。英國政府為了防止投機者使英鎊對馬克的比價低於歐洲匯率體系中所規定的下限2.7780,已下令英格蘭銀行購入33億英鎊來干預市場。

但政府的干預並未產生好的預期,這使得索羅斯更加堅信自己以前的判斷,他決定在危機凸現時出擊。

投機者進攻歐洲匯率貨幣!

1992年9月,投機者開始進攻歐洲匯率體系中那些疲軟的貨幣,其中包括英鎊、意大利里拉等。索羅斯及一些長期進行套匯經營的共同基金和跨國公司在市場上拋售疲軟的歐洲貨幣,使得這些國家的中央銀行不得不拆巨資來支持各自的貨幣價值。

9月10日,索羅斯終於等到他守候近兩年的進攻信號:《華爾街日報》刊登了德國央行行長的一篇訪談,其中提到:“歐洲貨幣體係不穩定的問題只能通過部分國家貨幣的貶值來解決……”他沒有提到“部分國家”是哪些國家,不過對於索羅斯來說,這種暗示已經足夠了。德國人拋棄了英國,使這個金融中心完全暴露在全球對沖基金的兇猛火力之下。英格蘭銀行成為倫敦最後一道脆弱防線,但他們賴以救命的75億英鎊國際援助資金似乎還未到位。

戰役打響英鎊暴跌

當貨幣市場危機步步逼近時,索羅斯的秘密投資大計也在緊鑼密鼓地推進。其運作過程十分複雜,原因在於他相信貨幣匯率機制的分崩離析是一步步發展的:

第一,歐洲貨幣的主要部分重新組合;第二,歐洲利率急劇下降;第三,歐洲股票市場的跌落。

因此他決定賣空貶值的歐洲貨幣,而把賭注押在利率和保險市場上。在一步大膽的行動中,索羅斯和他的伙伴一下子賣出了大約70億美元的空頭英鎊,然后買進了60億美元的德國馬克。他們也在小範圍內買進了一些法國法郎。

同時,索羅斯購入了價值5億美元的英國股票,這一操作是以假定一個國家的股票經常隨其貨幣走低而升值為前提的。另外,索羅斯還投資於長期的德國和法國債券市場,同時賣空自己的德國和法國股票。索羅斯的想法是德國馬克升值將損害其股票,但對債券有益,因為利率將降低。

索羅斯在紐約也進行了巨大的投資。“我們有70億美元的股票,在市場的資本總計為100億美元。這是我們公司資本的1.5倍。”索羅斯說,他借入50億英鎊,接著他把英鎊以2.79馬克兌1英鎊的比價換成了馬克。現在,他擁有了大量堅挺的馬克。

當一個國家貨幣面臨威脅時,其財政官員常常備有幾套應急方案。其中之一便是強行干預外匯市場,購進自己的貨幣。如果此方案不起作用,下一道防線就是提高利率,一般認為高利息會把資金吸引回自己的貨幣,從而達到穩定的目標。但為了不削弱經濟發展,英國政府不願意提高利率,顯然他們對渡過這道難關還心存僥倖。然而與此同時,意大利里拉開始下跌。

Sponsored link

“在意大利終於將里拉貶值,而德國也小幅調低利率時,”索羅斯的發言人稱,“這幾乎就像是我們為一場考試準備了半年,而現在終於要上考場了。”

在里拉被重創之後,索羅斯看到,德國央行行長施萊辛格公開表示,德國央行不會為英鎊兩肋插刀。索羅斯說,這“吹響了號召所有人狙擊英鎊的號角”。

的確,消息一出,投機商們紛紛向英鎊、里拉等疲軟的貨幣展開攻擊,他們瘋狂拋出這些貨幣,轉購馬克,對這些軟弱的貨幣進一步帶來震盪。

英國政府計劃從國際銀行組織借入資金用來阻止英鎊繼續貶值,但這猶如杯水車薪。僅索羅斯一人在這場與英國政府的較量中就動用了100億美元。索羅斯在這場豪賭中拋售了70億美元的英鎊,購入60億美元堅挺的貨幣——馬克,同時,索羅斯考慮到一個國家貨幣的貶值(升值)通常會導致該國股市的上漲(下跌),又購入價值5億美元的英國股票,並賣出德國股票。如果只是索羅斯一個人與英國較量,英國政府也許還有一絲希望,但世界許多投機者的參與使這較量的雙方力量懸殊,注定了英國政府的失敗。

在這次英鎊戰役中,索羅斯首先通過分析信息,得出了“英國經濟無法支撐強勢英鎊,英鎊必將貶值”的結論。一般而言,此後他可以採取以下特定策略牟取利潤:

第一是多空倉策略。買進即將升值的美元或馬克,賣空(借入)即將貶值的英鎊。這是一個典型的利用於外匯市場的多空倉策略。

第二是套利策略。英鎊貶值或對英國金融市場造成嚴重衝擊,英國市場上的某些金融資產可能暫時下跌到應有的價值之下;例如,可能出現某種英國基金的市場價值低於其淨資產的情況,或者某種債券在倫敦的交易價格遠遠低於其在紐約的交易價格的情況,這時就可以以較低的價格買入,以較高的價格賣出。

第三是循環交易策略。當一個國家的貨幣貶值的時候,該國股票通常都會上漲,這是有歷史數據支持、也有理論依據的。所以索羅斯在賣空英鎊的同時,大量買進英國股票。

黑色星期三:英鎊被迫退出歐洲匯率體系

索羅斯是這場“賭局”最大的賭徒。下完賭注,索羅斯開始等待。

1992年9月中旬,危機終於爆發。市場上到處流傳著意大利里拉即將貶值的謠言,里拉的拋盤大量湧出。

1992年9月13日,意大利里拉貶值7%,雖然仍在歐洲匯率體系限定的浮動範圍內,但情況看起來卻很悲觀。這使索羅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歐洲匯率體系的一些成員國最終將不會允許歐洲匯率體係來決定本國貨幣的價值,這些國家將退出歐洲匯率體系。

1992年9月15日,索羅斯決定大量放空英鎊。英鎊對馬克的比價一路下跌至2.80,雖有消息說英格蘭銀行購入30億英鎊,但仍未能擋住英鎊的跌勢。到傍晚收市時,英鎊對馬克的比價差不多已跌至歐洲匯率體系規定的下限。英鎊已處於退出歐洲匯率體系的邊緣。

Sponsored link

英國財政大臣採取了各種措施來應付這場危機。首先,他再一次請求德國降低利率,但德國再一次拒絕了;無奈,他請求首相將本國利率上調2%一12%,希望通過高利率來吸引貨幣的回流。

一天之中,英格蘭銀行兩次提高利率,利率已高達15%,但仍收效甚微,英鎊的匯率還是未能站在2.778的最低限上。在這場捍衛英鎊的行動中,英國政府動用了價值269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但最終還是遭受慘敗,被迫退出歐洲匯率體系。

英國人把1992年9月15日——退出歐洲匯率體系的日子稱做黑色星期三。

央媽永遠是自家的好,別人家的靠不住!

正是這個認為英國將會使英鎊貶值而豪賭100億美元的舉動,使得索羅斯聞名於世。至此,英國試圖重新掌控全球金融體系的努力付諸流水。

金融巨鱷索羅斯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1992年做空英鎊全過程!

索羅斯:打垮英格蘭銀行的男人

索羅斯卻是這場襲擊英鎊行動中最大的贏家,曾被雜誌稱為打垮了英格蘭銀行的人。索羅斯從英鎊空頭交易中獲利已接近10億美元,在英國、法國和德國的利率期貨上的多頭和意大利里拉上的空頭交易使他的總利潤高達20億美元,其中索羅斯個人收入為1/3。在這一年,索羅斯的基金增長了67.5%。

一套縝密的計劃加上完美的執行,體現了對沖基金的宗旨和能力!索羅斯,從此被稱為打敗英格蘭銀行的人,走上了人生巔峰。做出判斷,大膽下注,耐心等待,這就是這個一代金融宗師一生的投資寫照。

 

(Visited 497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