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雞王發家史:他是麥當勞背後的男人,年賣5億隻雞,市值200億!

35年前,傅光明買下600顆種雞蛋,最終,只有一顆小公雞破殼而出。如今,他成了站在麥當勞背後的中國男人,他的聖農集團是肯德基的長期戰略合作夥伴、麥當勞中國唯一雞肉供應商。

Sponsored link

2017年,聖農發展成為擁有500多個生產基地、年飼養白羽雞5億羽的食品王國,成為福建省肉雞飼養加工行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同年,傅光明也以15億美元(103億人民幣)財富數躋身2017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現在,聖農已經做到同行業中中國最大、世界第三。傅光明也被外界稱為“中國雞王”。

中國雞王發家史:他是麥當勞背後的男人,年賣5億隻雞,市值200億

山溝裡誕生養雞王

1953年10月,傅光明在福建光澤縣出生。福建多山,傅光明家門口前500米便是綿延的武夷山山脈。

年幼的傅光明有9個兄弟姐妹,這讓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見肘。上完小學後,由於家裡再也拿不出錢供他讀書,13歲的傅光明開始了學徒生涯。他先後做過裁縫、木匠、瓦匠等行當。1973年,村里徵兵,為了能每天填飽肚子,傅光明應徵入伍,穿上了軍裝。他在光澤縣人民武裝部任職。

1983年,30歲的傅光明工資為一個月21元。據《北方牧業》報導,“傅光明認為自己性格太過於直率,不適合當官”。於是,他決定自己單幹,“照這樣下去,恐怕一輩子都找不到媳婦。要么做服裝,要么做家具。”

傅光明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美國在50多天用1.5公斤飼料養出500克重的肉雞。當時的他覺得,飼料很便宜,而雞肉卻很貴,賣肉雞不愁沒市場,“這是門能賺錢的生意”。1983年除夕,傅光明帶著2萬元貸款,去了湖南、上海、廣東等地。在湖南里縣,他從當地人手中購買了600粒種雞蛋。然而,從未有過養殖經驗的他吃了苦果,“由於種雞蛋放置時間過長,600粒雞蛋僅僅孵出一隻小雞,還是隻公雞”。傅光明“雞生蛋,蛋生雞”的生意受挫。

村里老人一語道破迷津,“蛋黃都散了,哪還能孵出小雞?”吃了啞巴虧的傅光明決定再次嘗試。聽說上海有種白羽肉雞生長得很快,傅光明又奔赴上海買了600粒種雞蛋。這一次,他汲取教訓,買了一箱50多本孵雞、養雞的書學習,“3個小時看一次溫度計,6個小時翻動一次雞蛋”,傅光明時常在38攝氏度的屋子裡,一呆便是一整天。據《北方牧業》報導,600顆雞蛋中有300隻小雞破殼而出。

之後,他在家鄉創建了個體養雞場,這也是營業執照編號為“0001”的福建省第一家私營企業。1984年,一場洪水侵襲光澤縣,周邊20餘個雞場無一倖存。由於傅光明的雞場建在半山,他幸運地躲過一劫。更幸運的是,洪水過後,雞肉漲價瘋狂,1984年年底,傅光明攢了15萬元。他用這些錢,在5個山頭建了雞場,1987年正式成立聖農實業。

與麥當勞、肯德基聯姻

Sponsored link

如今,肯德基在中國南方城市賣的雞塊中,每4塊就有一塊是聖農提供的。這讓傅光明被美國報紙譽為“中國雞王”。

聖農與麥當勞、肯德基聯姻的佳話源於1991年。當時,肯德基剛剛進入中國市場。在餐飲業界一片“狼來了”的呼聲中,傅光明卻嗅到了商機,他發現,肯德基到來的背後,藏著巨大的肉雞需求市場。

肯德基對質量要求嚴苛。為敲開向其供貨的大門,傅光明奔赴異國他鄉學藝,3個月後,他從丹麥引進兩條屠宰生產線以及國外的質量循環管理體系。

1992年,肯德基在福州市東街口開分店,需要尋找合適的供應商。然而,肯德基團隊所談的10餘家供應商都不理想。此時,區域總監無意聽到消息,在武夷山偏僻山溝有一家規模不錯的養雞場。他便想帶著團隊探個究竟。令肯德基團隊意想不到的是,小山溝裡還有全自動化生產、包裝流產線。經鑑定技術標準合格後,肯德基福建分公司與傅光明簽訂了10年供銷合同。

有了肯德基的背書,之後幾年,麥當勞、德克士等餐飲品牌、達晨創投等風頭機構紛紛找來與傅光明合作。

中國雞王發家史:他是麥當勞背後的男人,年賣5億隻雞,市值200億

2004年,禽流感肆虐東南亞各國,人人“談禽色變”,許多養雞者因為經營狀況不佳退出養雞業。傅光明卻看好禽流感後的市場機遇,並擴大養殖規模,從養殖存儲量300萬隻增至500萬隻。為保證質量,傅光明成立了衛生防疫小組,制定了加強保溫、員工不許吃外面雞、鴨食品等措施。

傅光明說:“現在東南亞和我國都爆發了禽流感,數以萬計的雞鴨被宰殺,不少小型雞場倒閉,養雞業元氣大傷。人們對養雞心存顧慮,而雞的飼養週期短期內難以恢復,必然騰出巨大市場空間。”傅光明的預測得到驗證,據《財富與管理》2004年報導,2004年1月,公司產量比2003年12月增加26%,銷售量增加了24.5%

2009年,傅光明帶領聖農登陸深圳中小板,同行將他稱為“江南雞王”。

中國雞王發家史:他是麥當勞背後的男人,年賣5億隻雞,市值200億

受“藥殘雞”事件波及

2012年到2013年,養殖業遭到全行業倒春寒,許多養殖企業在季報中相繼交出虧損的成績單。

Sponsored link

2012年,肯德基“藥殘雞”事件爆發。事件起源於該年12月18日,央視曝光了山東一些養雞場違規使用抗生素和激素來養殖肉雞,並提供給肯德基等快餐企業。也就是說,肯德基等快餐企業所用的“速成雞”實為“藥殘雞”。而吃“藥殘雞”會使人慢性中毒。2013年年初,“H7N9流感”爆發,更讓養殖業深受重創,聖農也在其中。

聖農發言人曾對媒體表示,受國內肉雞行業持續低迷和“速成雞”事件影響,雞肉銷售均價較上年下降了15.43%。與上年相比,銷售價格下降,對企業2012 年度淨利潤的影響額超過7 億元。

這一切在聖農2012年財報中得以體現。2012 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0.99 億元,同比增長31.75%,然而,其營業利潤卻為-3444.2 萬元,同比下滑107.22%,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269.36 萬元,同比下降99.43%。

為挽救危機,聖農發展於2015年引進了國際私募巨頭KKR成為其戰略投資人,後者出資4億美元,獲取聖農發展18%股份。聖農發展希望藉助KKR的資源加速對整個產業的收購和整合。

行業倒春寒期間,傅光明開始思考養雞之外的事情。“雞賣得多了,雞糞、雞毛、雞腸等堆積成山,我看不下去了。” 2012年7月,傅光明成立了聖新能源,實現經濟效益最大化,“用雞糞生產生物有機肥,用雞毛、雞腸等製成高蛋白的魚飼料賣給養魚大戶。”

傅光明就此總結道:“以前只是養雞,現在雞的每一部分都可以成為賺錢的工具。雞內臟、雞毛、雞糞這些廢料經過提煉,都能帶來一年上千萬的產值。”

此外,傅光明還用雞糞和穀殼發電,光澤縣周遭的工業用電、居民用電都少不了傅光明的聖新能源。2016年6月,聖農發展旗下的聖新能源掛牌新三板。至此,聖農集團一年營收超過202億,傅光明身價也直逼128億。

2017年,聖農肉雞產能達5億羽,在全球白羽肉雞企業中排名躍升第八、亞洲排名第二、中國排名第一。傅光明也以15億美元(103億人民幣)財富數躋身2017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把富二代培養成創二代

傅光明曾在一次訪談節目中爆料:“麥當勞考察供應商的標準中,有一條比較有意思,要考核供應商企業的接班人是否優秀。”傅光明嘴角上揚,欣慰地說道:“我的女兒傅芬芳很優秀。”

傅光明的女兒是一名出生於1980年的標準80後。除了“富二代”的身份外,傅芬芳更是一名創二代。為了讓女兒接班,傅光明早早制定了培養計劃。

女兒小學時,每逢假期,傅光明便讓她旁聽公司內部會議及與外面客戶的談判。1999年,19歲的傅芬芳在為報考哪所大學犯愁時,傅光明又為女兒定了條規矩,“可以留學不能定居,大學只能考農大”。之後,傅光明女兒被福建農林大學經管學院農經管理專業錄取。

Sponsored link

女兒念大學時,傅光明創建了一個新項目——聖農假日酒店(三星級)。此項目是傅光明對女兒的一個考驗,“若把聖農假日酒店做好,我就把熟食品這個企業交給她”。

聖農假日酒店是傅光明對女兒的第一次“放權”:從項目設計、土地審批到資金分配、酒店運營,都由傅芬芳全權負責。當時,傅光明給了女兒1000萬元預算,其他的不再過問。

中國雞王發家史:他是麥當勞背後的男人,年賣5億隻雞,市值200億

女兒接手酒店後做得不錯,酒店建成後順利通過三星級評審;開業不到三個月,便開始盈利。傅光明感到又欣喜又意外,他曾在日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當時抱著虧了就虧了,讓女兒實踐一把的心態”。

之後,傅芬芳又在熟食市場銷售上汲取了經驗。如今在福州市場上的快餐品牌美其樂,也出自傅芬芳的手筆。

2009年10月,聖農發展上市,傅芬芳身價高達9.12億元。如今,傅芬芳是聖農實業董事長、聖農發展董事,她直接間接管理著6家公司。

(Visited 54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