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產品最怕的是什麼?同質化,產品同質化,就會賤賣。人最怕的是什麼?不是當下的貧窮,而是同質化,不管你多努力,你多善良,你都隨時有被替代的風險。如果一個人沒有辦法避免被同質化,那你的人生簡直可以想像得到有多麼的悲慘。

Sponsored link

單純靠體力賺錢的群體,被同質化的機率越來越大。這就是事實呀。收入差距越來越大,除了大環境和外部因素比如機制外,最大的內在因素就是:你這個人被同質化了,你沒有不可替代的價值,你的價值就低。

比如同樣是力工,在工地出苦力,但是技術能力強的,有創造性能力的,思維頭腦靈活的,就相對於那些只會出苦力,只有體氣的力工,收入要高一些,失業的風險要小一些。各行各業,都是如此。同樣出苦力,你也要有一門絕技在身,這就是關鍵的時刻,你能頂上去,你無法替代。

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低收入群體絕大多數都是靠體力勞動,腦力勞動、智能創造、思維價值,這是未來的核心。這些話肯定會引發很多群體的反感:但是孫洪鶴說的就是事實。事實上沒有一個父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去賣若有苦力,事實上農民工的家庭更在意孩子的教育問題,更希望孩子將有出息,別像自己一樣只會出大力。

很多人可能會說:沒有這些出體力的,你們靠腦袋的吃什麼?你現在可以回到老家看看,就算是種地可能很多人也無法掌握和使用現代化的工具了,大規模化的種植,全是現代化的機器;也可能會說:城市裡沒有勞動力,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樓,沒有人幹活,你們怎麼活?親,去看看智能化的發展成果和未來智能化的可怕吧。

孫洪鶴相信:沒有任何人願意成為這個被替代的群體,這個具有龐大的失業風險的群體,這種一有點動蕩不安的事情,比如疫情,最先承受不住的就是這個群體。最近很多人在思考:3月份可不可以繼續出去務工呢?但是,這個工,在哪裡呢?很多是一工難求呀。

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勞動力紅利早就消失了,我們現在不是勞動力不足,而是創造力、創新力不足。以前一個生產線得幾百個工人,現在只能只需要5-10個,同樣還是生產車間的工人,但是這5-10個人的工作本質和那幾百人是完全不相同的,有本質的區別。這也是事實。

腦力勞力多一點,思維價值多一點,意識範圍大一點,你的生活就會好一點。

越是貧窮的人越是很自我,缺少職業的約束感,就如同街道上天天站馬路牙子的力工一樣,如果你找這些人去出力幹活,你會被氣死,因為是包天,包吃,包煙,事實上真的沒有必要同情這個群體,因為他們活的可能比你還是瀟灑:一大早上的就喝點酒,沒活就打打牌,有活就混幾天,賺到錢再喝點小酒。

老鼠這種動物生存能力是特別強的,有一點我們要向老鼠學習:提前儲存食物。這種思維是不是我們人類常說的: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是相似的智能呢?人一旦能力同質化,思維被周邊的群體同質化,反而在這個群體中變得講義氣、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其實是放棄了生活的意義,放棄了家庭的責任,放棄了擔當。

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很多人講到:虛,總是認為:這個虛,那個虛,什麼是虛呢?但凡只相信體力是第一生產力,有力氣就是賺錢的本錢時,他們眼睛裡看到的“實”,全是臆想,假象,形式而已。我們也常說:真象往往不是眼睛看到的樣子。

虛,是一切實的本源,這才是本質。思維、思想、道德、教育、教養、創造力、學習能力、經驗、這些全是虛的,虛是一切萬事萬物的法則,規律,這也是自古以來千年的智慧的精華所在,比如萬物恪物,我們老百姓講叫:死心眼子,棒錘。

Sponsored link

當你意識到貧窮時,你首先要反思:你的思維的貧窮,你的意識的窄小,這就如同遇到難事,別先大呼小叫的喊“救命”,沒有人可以救你,也沒有任何人願意幫助你。你要先反思自己的思維和意識,惡補大腦裡虧欠的東西,因為腦袋決定了口袋。

當一個人始終處於被動時,你要有三種能力:1、擁抱陌生人的能力;2、擁抱全新事物和觀點的能力;3、跳出枷鎖的能力。

但事實上這3件事情,80%的這個群體很難做得到,大家很不理解吧,為什麼呢?也沒有讓他們付出什麼呀,不就是接受新事物,擁抱陌生人,跳出原來的圈子和習慣,這有什麼難的呢?

非常難,這就是長久形成了意識習慣,舉例子吧,比如內矇人喜歡吃土豆,山東人喜歡麵食,東北人喜歡吃大米,這些飲食習慣都特別難改吧,更何況是思維習慣?還有就是缺少敬畏,缺少理性,比如一旦符合他們的口味,他們會愛得讓你害怕,你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一旦有一件是事讓他們不滿意或是質疑,你又成為了天底下最大的惡人,毫無原則,毫無立場,有錢,有利,感覺好,乍都行,但凡一個不好,就謾罵的攻擊,一群低思維的習慣。

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越是依靠體力賺錢的,越不把時間當回事,有一個詞害了很多人:農忙、農閒,這是在農村可以呀,但是人生社會上,哪還有什麼農忙時,農閒時,活忙時,活閒時?這就是單純的用四肢思維,思維、意識什麼時候敢閒下來呀。這是個啥時代了呀。

疫情時期很多精英都天天學習,天天思考,規劃自己的今年事業,但是也有一些群體,天天閒,大男人終於享受了女人生孩子坐月子的待遇,早晚一喝,睡成豬,夢醒了,才發現:今年咱干點啥呢?啥賺錢呢?然後焦慮,要麼去看看女人直播睡覺打呼嚕或是看人家直播洗腳啥的,竟然有一隻貓直播還被大量的圍觀打賞,免閒。要麼就在自媒體上找一個陌生人,謾罵一下,痛快,這一天罵了多少人?為什麼罵呢?不知道,不開心,閒的。

閒者,無德!閒者,生窮;

永遠不要和一個閒人成為朋友,特別是成為閨蜜和哥麼,因為會閒出屁,不鬧出點矛盾和事情,不消停。當一個人沒有正經事情可做時,或是自己的事情變得越來越沒有意義時,這些人就是折騰出別的幺蛾子。

甚至會出現:只要你過得比我好,我就受不了。能害你們的全是身邊的這群人,要小心他們所謂的義氣,一點不值錢。他們連自己的時間都不愛惜,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尊重,會和二個媽生的人講義氣?更多的是酒話。

哪怕再窮,也要做不可替代的人,靠體力只能窮一輩子

此時此刻,你要不斷地學習、提高自己的思維意識,不要被同質化,擁有自己的某一項技能,做無法替代的人,不要在繼續混跡下去了,沈澱自己的心智,也許會讓別人刮目相看。意識到自己的危機,你才會不斷地給自己消毒,反思過往,也許我們真的要改過。我們腦袋裡的房間,多久沒有打掃了?

(Visited 679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