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為到小米,不破不立,打破虛空才能基業長青

三年幹掉蘋果,五年幹掉三星

企業與企業、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到底來自什麼?

Sponsored link

2011年,當小米發佈第一代互聯網手機時,華為還在為運營商定製低端機。儘管早在2003年,華為就成立了手機事業部,但並不順利。以至於在2009年,任正非曾考慮整體出售手機終端業務。

直到餘承東的入局,這成為華為手機事業的拐點。他是一位1993年加入華為的老員工,時任華為歐洲區總裁。餘承東剛接手終端業務時,內心近乎悲壯與絕望。終端業務不僅僅對他而言是個生疏的領域,而且這是個爛攤子,發展很弱小也不賺錢,沒有人看得上。

上任後不久,餘承東大刀闊斧,砍掉運營多年的3000萬部低端貼牌手機業務,專心研製中高端華為自有品牌。

內部轉型,向來在爭執中妥協前進。這個新戰略在初期就受到重挫,遭到合作運營商的紛紛抵制,甚至一度要挾終止服務。華為終端內部的元老,甚至發起“倒餘運動”,鬧到了任正非那裡。最後,這位創始人一錘定音,“不支持餘承東的工作就是不支持我。”

餘承東走的每一步都步步驚心,跌跌撞撞。

他時不時放出狠話“華為要在三年內幹掉蘋果,五年幹掉三星”“未來五年只有兩三家廠商能存活,而華為就是其中之一”等等。沒有人相信,送他一個稱號“餘大嘴”。

7年後,餘承東給出了一份答卷:

華為手機佔據全球前3的位置,已成為國產手機的代表。今年手機出貨量有望超越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而餘承東帶領的消費者業務營收在去年首次超過運營商業務,佔據華為的半壁江山。

華為也因為一次次若干個餘承東似的內部改造而更加強大。

從郵件到微信,張小龍同樣是個傳奇

多年前,張小龍還只是一個熬夜成癮的普通程序員。獨自研發出的foxmail差點以15萬賣給雷軍。此後,他隨著foxmail被騰訊收購,也成了一名騰訊人。
在騰訊的前三年,張小龍的日子並不好過。他被分去負責QQ郵箱,毫無建樹,甚至淪為騰訊最邊緣的產品。直到馬化騰開始介入,與張小龍的團隊來往1300多份郵件後,他們推出精簡版QQ郵箱,死而復燃,一度成為中國用戶量最大的郵箱。

QQ已經火爆全國多年。隨著移動互聯時代來臨,騰訊依然感受到一陣寒風,進入一個重要關口:是直接將QQ打造成移動版,還是另尋新路?

Sponsored link

2010 年,41 歲的張小龍給馬化騰寫了一封郵件,建議做一個移動社交軟件。他很快收到回覆:馬上就做。騰訊毫不猶豫地選擇顛覆自己。

張小龍獨自在廣州率領10幾人的小團隊投入微信開發,內部還有2個團隊在做同樣的事情。互相競爭,贏家勝出。出人意料,最不被看好的他,最後成為一匹黑馬。

2011年,微信上線,上線433天用戶突破1億。今年騰訊第三季度財報給出的答案是:微信月活躍達11.51億。如今,微信撐起了騰訊的半邊天。

江湖流傳著張小龍的傳說,這位“微信之父”甚至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是喬布斯中國接班人的風雲人物。而這位少年得志、大器晚成的技術天才,用6年時間走到了騰訊高層。

每一次突破都是長期積累的力量,而騰訊因微信找到了新的突破點,在互聯網上穩固地佔據著一席之地。

另闢蹊徑,基業長青

華為、騰訊,中國這兩家互聯網企業,一次次顛覆自己,完成了華麗的轉身,但在商業史上,有太多沈迷在過去餘暉中,而無法自拔的企業。

柯達、諾基亞、摩托羅拉、雅虎……一個個轟然倒塌的例子,已為我們所熟知。失敗的背後原因可以用“管理哲學家”查爾斯·漢迪的“第二曲線”做解釋:

如果組織和企業能在第一曲線到達巔峰之前,找到帶領企業二次騰飛的“第二曲線”,並且第二曲線必須在第一曲線達到頂點前開始增長,彌補第二曲線投入初期的資源(金錢、時間和精力)消耗,那麼企業永續增長的願景就能實現。

在尋找第二曲線的道路上,成功的管理者必須向死而生,另闢蹊徑。顯然,這些巨頭們沒有及時找到自己的“第二曲線”。過去的優勢反而成為未來的絆腳石,不可逆轉地走向衰亡。

成功不易,基業長青更難。企業發展的重要目標是增長,而連續性增長總會面臨極限。如果想獲得跨越式發展,企業就必須對熟悉的問題擁有全新的視角,以第二曲線式的增長方式取得快速增長。

亦如創新理論鼻祖熊彼特所言:

無論把多少輛馬車連續相加,都不能造出一輛火車出來。只有從馬車跳到火車的時候,才能取得十倍速的增長。

Sponsored link

變已成為唯一的不變。

高速的、擴張的、強勁的經濟增長,與企業擴張、佈局、增規模的時代已成過去,一個慢增長的環境已經到來。

“過去企業家遇到困難,通常的辦法是減庫存、減成本,熬一熬,希望就能熬過去,但現在不行了。”任正非說。

當前經濟面臨的是一個整體的、巨大的結構性的衝擊。傳統的線性辦法已經不能應對這個挑戰,思維模式必須完成由傳統線性的思維向結構性思維的轉變,從這些巨大的結構性中找到新機會。

曾鳴(阿里巴巴集團前總參謀長、湖畔大學前教育長)也在一篇文章講到:容易掙的錢,肯定是沒了。企業如果跟不上變化,不進行創新,就有可能被顛覆掉。

而應對策略是看著一個,吃著一個,還得備著一個。

厲害的企業都不在最牛的時候吃老本。靠一種業務“從一而終”活下來的公司,已經不再常見。如果心存只靠線性努力實現增長,時代拋棄你的時候,不會和你打一聲招呼。

遠離線性努力,尋找第二曲線

需要遠離線性思維的不止是企業,還有我們每個職場人。走上了職場上升之路,但職場不可能一直向上。

大部人選擇不斷深耕領域,通過線性努力獲得晉升。這沒有錯誤,但背後有一個殘酷的真相是:在一個領域時間越久,越深入,越成為專家,越容易思維窄化,“手中有個錘子,看哪兒都是釘子”。

把自己太當回事,就容易忽略自己在其他領域完全是個小白、是個Nobody,不知不覺中自己就變成了一個陳舊過時,活在自己小世界的人。過去的安身立命之地也許就成了我們未來的葬身之地。

不得不承認的另一個事實是:人過了40歲時,很難再長期忍受高強度工作時間,保持效率。職場人也有自己的職業生命週期,就容易出現一條類似企業增長的S型曲線。

被動改變是危險的。而所有職場中年危機的本質都是:思維和行動懶惰,沒有提前考慮下一步的打算。有些人二十歲就死了,等到八十歲才被埋。

Sponsored link

如何不斷地找到人生的“第二曲線”,延展職業生命?

獵頭顧問景紅的建議是:

1、要經常去接受新知識新信息的洗禮,跨度越大越值得學習;

2、關鍵是要主動求變,避免線性努力;

3、學會不斷思考:現在處在職業的什麼階段?工作可以讓我的能力持續發展嗎?我的成長是可持續的嗎?

企業也可以進行類似的反思:

1、現在處在行業(職業)的什麼階段?是在快速發展階段嗎?這個階段你的資源投入足夠嗎?足夠讓你的第一曲線向上嗎?

2、已經超越同行(同齡人)了嗎?如果沒有,還應該做哪些投入和調整?

3、你到第一曲線的極限點了嗎?如果你的企業(職業)失速了,你有多少資源用在新的領域(第二曲線)上?

4、第二曲線有沒有破局呢?如果始終沒有,還能做哪些調整?

成年人,請不要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

面向未來,打破定式

再深一層講,不論是企業,還是個人,尋找“第二曲線”的底層邏輯都是具備危機感。沒有危機感,是企業、個人面臨的最大危機。而所有的危機,也可能意味著新機。

Sponsored link

在華為最如日中天的時候,任正非不斷深思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他寫下《華為的冬天》:

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麼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

在騰訊還沒有微信的時候,馬化騰坦言:

在互聯網智能時代,騰訊如履薄冰,每一個明天可能就是騰訊的最後一天。

比爾·蓋茨也常說: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

厲害的高手從來不是按部就班做事的人,而是關注未來,與自己的思維定式作鬥爭。他們不會停留在線性努力的慣性裡,始終保持著危機感、飢餓感,在陽光燦爛的日子修屋頂,從而抓住未來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第二曲線”。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總是來自思維方式。

因此,成年人,請遠離你的線性努力。

(Visited 31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