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是NIKE創辦人!《大黃蜂》導演壓力大:失敗就得繼承千億家業

《变形金刚》系列外传电影《大黄蜂》,  导演崔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有着耐人寻味的另一个身份,他是NIKE创办人菲尔奈特的儿子,据传要是电影票房不佳,他可能无法再度从事他最爱的电影工作,必须回家继承307亿美元(约新台币9387亿元)身家与NIKE集团,让人相当羡慕。

Sponsored link

崔维斯奈特与父亲的关系相当尴尬,拒绝继承知名运动品牌NIKE集团,热爱音乐及电影的他,曾以chilly TEE为艺名发了一张嘻哈专辑《离我远一点Get off Mine》。

虽然这张专辑狂卖十万张,不过当时传出他的父亲菲尔就包办了99%的销售量。

崔维斯奈特是耐NIKE唯一继承人,父亲菲尔·奈特(Phil Knight)是耐克创始人、总裁,掌管着这个9000亿元的商业帝国;

2018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菲爾·奈特位列第28位,身家296億美元,約2000億元。

雖然老爸有錢,他也被稱為“美版王思聰”,但他不愛出名也不泡網紅,面對這些天生的財富,他人生前30年只做一件事:

老爸,別再給我錢了,我不想用你的錢!

聽著是不是很想揍他一頓?且慢,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這個非一般的富二代的故事。

‍出生在大富之家,他居然还不乐意?

每个人的童年都会有不少烦恼,特拉维斯·奈特也不例外,他的童年烦恼就是——老爸实在太有钱、出名了

在他10岁左右,他爸成为了全美有名的大富翁,每天开启报纸,都是他爸的新闻;

身边的邻居、同学,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你能不能给我搞到一款限量版的乔丹鞋?”

或者得意地向他汇报:“你看,我今天买了你爹做的新鞋子!”

Sponsored link

这还不算,每天走在路上,总有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快看,这就是耐克老板的儿子!”

从小到大,奈特觉得自己就像动物园的动物,整天被围着看,他经常发脾气: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难道我就没有自己的名字吗?!

他的这种烦恼,一般人是无法体会的,普通人最喜欢的就是钱和名声,但他已经拥有到极致,也就麻木、抗拒,进而想摆脱这一切。

问题是,正如我们这辈子都没办法成为富二代,奈特也没办法不做一个富二代。

高中毕业后,他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拿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他觉得以自己的成绩上不了斯坦福,学校录取他完全是看在父亲的面子。

于是,他潇洒地把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撕,跑去当说唱歌手。

到处演出了一段时间,还真有大公司看上了他,还给他出唱片。

在奈特20岁时,他的第一张(同时也是最后一张)说唱专辑正式释出,作为新人,他的成绩也不错,一下子卖出了10万张。

奈特很高兴:我不靠我爸,照样能成功!

然而,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就发现了事实的真相——唱片公司的老板是他爸的朋友!

那卖出去的10万张专辑,全是他爸一个人买的!

Sponsored link

甚至,这张专辑之所以有人愿意发行,完全是因为老爸给布鲁克林顶级说唱公司MCA打了一个电话。

隐姓埋名做定格动画,因意外和父亲和解

因意外和父親和解

奈特很生氣,本以為自己已經能夠自食其力,誰知都是他爸搞的鬼。

一氣之下,奈特退出娛樂圈,考上波特蘭州立大學學習動畫設計,畢業之後再次拒絕父親的安排,隱姓埋名加入了一家動畫廣告工作室實習。

這家工作室,是美國鼎鼎有名的威爾·文頓動畫工作室,專門做定格動畫的。

什麼是定格動畫?

通俗來說,就是動畫裡人物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拍,每次只能拍一幀,最後再連起來播放。

因為現代電影的播放格式是24幀/秒,因此要拍1秒定格動畫,就要擺24個造型,拍24次。

這也意味著,定格漫畫的工作量極大,每天進度不會超過1秒。

定格動畫,就是這樣拍出來的

但奈特就是醉心於這門藝術,從小到大每次他和父親發生衝突,就會一個人躲在房間,抱著速寫本寫寫畫畫,定格漫畫是他最好的安慰。

對他而言,看著人物從每一個動作疊加到每一幀的動畫,這種成就感比“耐克老闆的兒子”大多了。

Sponsored link

於是,奈特就在這家工作室當起了實習生,平時跑腿打雜、端茶遞水,什麼髒活累活都搶著干,誰也不知道他其實是個富二代。

一有時間,他就泡在工作室,研究著如何拍出更好的定格動畫。

但在這時候,他老爸發現了兒子在這家工作室實習,“兒子有夢想是好事,我得支持!”

於是,老奈特花了幾億美元買下了這個工作室,並讓兒子進入董事會,享有主要決策權。

公司老闆都要崩潰了,之前一直給我跑腿打雜的實習生,現在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我的老闆?

更崩潰的是奈特,我好不容易才做出一點成就,就是為了擺脫你的名聲,為什麼你一定要干涉我的生活,不能放過我?

兩父子大吵一架,奈特從家裡搬了出來,甚至打算和父親斷絕父子關係。

但在這時候,一個噩耗傳來,奈特的大哥、老奈特的長子馬修在一次潛水慈善活動中突發心臟病,不治身亡。

奈特匆匆跑回家,看到的只有大哥的遺體,還有父親憔悴的面容、通紅的雙眼,他突然意識到,這個一直想要干涉他的生活的男人,只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菲爾·奈特

慘遭喪子之痛的老奈特,仿佛對什麼事情都失去了興趣,並在兒子葬禮後幾個月就辭去了耐克CEO的職位。

看著被擊倒的父親,奈特突然明白了父親的內心,父親用金錢為自己鋪路,只是不想讓孩子吃苦,背後是對孩子濃濃的愛。

Sponsored link

就這樣,奈特與父親的關係慢慢好轉,他也清楚大哥去世後,自己就是整個家族唯一的希望。

他也終於明白,自己永遠都是耐克老闆的兒子,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

這是一種陰影,也是一種恩賜,最重要的是,如何接受這個現實,活出自己的人生。

於是,他接過了被父親收購的威爾·文頓動畫工作室,同時把公司更名為“萊卡(Laika)”。

從那以後,奈特就開始潛心打造自己動畫,一做就是10年。

10年打磨4部电影,获得4项奥斯卡提名

獲得4項奧斯卡提名

10年間,奈特和他的工作室一共打造了4部電影,分別是:《鬼媽媽》、《通靈男孩諾曼》、《盒子怪》和《魔弦傳說》。

這在追求效率、利益和商業化的好萊塢,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但奈特有自己的夢想,他要把定格電影做到極致。

正如他所言:

“我們挑了最費勁的一種動畫形式,因為它具有別的動畫沒有的美感和溫度。

所有的努力,都是出於對定格動畫的熱愛。我希望自己死之前,能把所有電影類型,用定格動畫做一遍。”

很多人並不了解奈特所做的事情,總會冷嘲熱諷:不就是玩泥巴、做人偶,有什麼了不起?

Sponsored link

但如果你知道,奈特做一部定格動畫電影要花多少心血,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第一步,要製作角色的模型,必須一點一點摳細節,靠人工做出所有效果。

人偶的製作完全按照真人特徵來做,頭髮是一根根粘好、領結是一陣一陣縫好,甚至連腋毛這些小細節都不放過;

所有衣服都是手工打造,為了穿上合身,需要用特製的細線來縫製;

所有道具,都是按比例縮小製作的,比如這個小號,是真的可以吹的!

電影《魔弦傳說》裡有一艘沾滿樹葉的木船,上面成千上百片樹葉,就是製作人員一片一片粘上去的。

所有場景,都是等比的模型,做一條街道,就按1:6的模型製作。

做好人物、道具和場景,還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最重要的是,怎麼讓這些玩偶動起來?

定格動畫的本質是“擺拍”,看似流暢的動畫,其實都是每擺一次拍一張照片,然後把所有照片連起來播放。

一部90分鐘的定格動畫電影,1秒有24幀動畫,一部電影就有129600幀,也就是要拍129600張照片,還不算不合要求的廢片。

更不用說,一部電影,通常有300個場景,每一個場景,可能同時有上百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表情、動作、姿態…

即便是同一個人,也能有千百種變化的表情,以《鬼媽媽》裡的卡羅蘭為例,她的面部表情就有20.8萬個…

在電影《魔弦傳說》中,男主角久保的表情組合就有4800萬個…

這樣折騰,拍攝電影的難度和複雜度大大增加:

《魔弦傳說》,足足耗費了5億人民幣,花費5年才拍攝完成;

電影由27位動畫師分工拍攝,每個動畫師每週的任務量大概是4.3秒的動畫內容,但實際上每人每週只能完成3秒。

可以說,執掌萊卡工作室10年,奈特用盡所有心血,只為追求自己心中的夢想。

他參與設計製作了所有角色,並在其中兩部擔任導演,在質疑聲中戰勝了各種難以名狀的困難,最後終於取得了成功。

10年所推出的4部動畫,看似數量不多,但每一部都是精品,全部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的提名。

現在的萊卡工作室,已經是世界上最好的定格動畫公司,而奈特也終於不是誰誰誰的兒子,而是世界頂尖的定格動畫導演。

成功,永远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現在,奈特有了一個新的挑戰,擔任導演拍攝《變形金剛》衍生電影《大黃蜂》。

網上有個段子:

大家都要給這部電影貢獻票房,因為如果這部電影票房不好,奈特就只能回去他爸創辦的耐克公司,繼承2000億的家產了!

這只是個玩笑,因為奈特並不用繼承家業,他用著自己的雙手,靠著自己的堅持,完成了自己的夢想。

哪怕可以輕輕松松回去繼承家業,他也要用勤勞和努力換取自己的一切,這才是一個富二代應該有的樣子。

父親的財富,拉近了他和夢想的距離,但是成功的巔峰,還是要由自己來攀登。

不過,這也會讓我們這些普通人很有壓力:

最有條件享受的人,選擇了忙碌和艱辛;比你還富有的人在努力抗爭,比你有才華的人在苦幹,你還有什麼理由,向這個艹蛋的世界低頭?

(Visited 177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