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一場一年半之前冷冷清清、不了了之的抗議,最近突然熱了起來。

Sponsored link

事關一個跟隨音樂劇劇組十年的女主角,被換掉了,而同期男性演員的班底幾乎全部得到保留。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扮演莫扎特姊姊娜奈兒的 Maeva Méline

她說官方給她的解釋是:她不再年輕了。她叫Maeva Méline,當時37歲。她在這部《搖滾莫扎特》中扮演的是莫扎特的姊姊。

而同期演莫扎特的男演員,已經45歲。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男主演 Mikelangelo Loconte

這個故事有些殘忍,卻很常見。製作人的決定有時只是對市場口味的反應。這大概也是抗議發出後反響寥寥的原因之一。

但還是有些粉絲在堅定地支持她。他們發現,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Maeva 在這部音樂劇裡所扮演的角色娜奈兒身上。

這種“巧合”尤其讓人感到諷刺和憤怒。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Sponsored link

Maeva Méline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莫扎特的姊姊也是一位出色的鋼琴演奏者,她早年展現出的才華並不遜於莫扎特。

但如世人所知,最終只有莫扎特成為了流芳百世的音樂家。姊姊卻消失了……

本文作者Lens。轉載自微信公眾號“WeLens”(id:we-lens)。Lens 是一個致力於發現創造與美、探求生活價值、傳遞人性溫暖的文化傳播品牌。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莫扎特的姊姊

莫扎特家7個孩子,娜奈兒排行老大。

比她小五歲的沃爾夫岡是最小的一個,中間的5個全都早早夭折了。

姊姊打小就是小莫扎特崇拜的偶像。

他的音樂啟蒙,就是從看著姊姊練琴耳濡目染開始的。

娜奈兒11歲那年就開始在西歐和中歐巡迴演出,在88個城市停留表演。

她是整個團隊裡的“大角兒”。弟弟是她的跟班兒。

Sponsored link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莫扎特家庭畫像,左一左二分別是姐弟倆

娜奈兒的音樂天賦高到什麼程度?

她爸曾在一封信中感嘆:

我姑娘彈了我們所有最難的曲子……彈得不可思議地准,彈得太好了。

雖然我姑娘才12歲,但她已經是歐洲技巧最棒的琴師了。

就這麼一直演到了18歲。

娜奈兒迎來了事業和人生的轉折點。

 

電影《莫扎特的姊姊》

按當時的規矩,女孩18歲就該結婚。

適婚年紀的女人不結婚,接著在外頭搞演出,這事放在當時,算挺大一樁醜聞了。

無奈之下,娜奈兒被留在了老家。

人生中再無演出。

Sponsored link

之後的巡演,她爸只帶弟弟一個孩子。

再之後,沃爾夫岡·莫扎特雖然路有坎坷,但在藝術上畢竟一路高歌。

全家人也決定犧牲來支持他。

而娜奈兒其實沒有放棄音樂。

她依然在作曲,寫完寄給弟弟和爸爸。

沃爾夫岡誇姊姊歌寫得美,鼓勵她多寫。

她爸面對著閨女的新作則一言不發。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沃爾夫岡·莫扎特寫給姊姊的信

在婚姻上,娜奈兒也無法自己做主。

她跟一個軍官情投意合,卻被她爸否決了。

雖然弟弟一直理解她,鼓勵她,但她還是沒辦法邁出“大逆不道”的一步。

Sponsored link

這一晃,15年過去了。

最終嫁出去的時候,娜奈兒已經33歲,丈夫是外村的一個地方法官。

她搬到29公裡外的丈夫家。

在那兒照顧他前兩任太太生下的5個孩子。

晚年,娜奈兒健康惡化,74歲時雙目失明。

女鋼琴家瑪麗·諾韋洛來娜奈兒家拜訪,記錄下了對她的印象——

“失明、呆滯、疲憊、虛弱、幾乎無法講話”。

還有孤獨。

 

舞台劇《另一個莫扎特》中,西爾維婭·米羅飾演娜奈兒·莫扎特

娜奈兒寫的音樂沒有一首流傳下來。

舞台劇《另一個莫扎特》的主創西爾維婭·米羅說:

Sponsored link

也許她早就把那些樂譜銷燬掉了,

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會找到那些曲子。

也許我們已經找到了,

只是錯誤地把它們記在了弟弟的名下。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無人回應的抗議

《搖滾莫扎特》從2009年演到2016年的八年間,Méline 一直扮演著娜奈兒。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而當2017年《搖滾莫扎特》準備來中國巡演時,一些粉絲發現演員名單裡沒有她的名字。

他們在社交網絡上詢問了一些同劇組的演員,當時得到的一個回覆是:

Maeva 要在家帶孩子。

但不久後,Maeva突然更新了一條內容沈重的推特:

苦澀的味道……娛樂界竟然可以如此殘酷……

儘管我這十年來的工作經歷可以寫成一部小說,但在這裡我受到了最後一擊……(@貓子RJFD 譯)

接著,她又在 Facebook 上發佈了一篇長文,解釋了換角的來龍去脈:

“我必須懷著巨大的悲傷告訴你們,我不會參與《搖滾莫扎特》在中國的巡演。

與你們很多人(我想尤其是我的中國粉絲們)所想的不同,我的缺席並不是我的個人原因造成的。

我很想見到你們,遊覽中國,並且再現娜奈兒·莫扎特這個我從《搖滾莫扎特》這個偉大冒險之初就有倖扮演的角色。

我知道一個角色並不屬於演員自己,但新製作人向我解釋的理由令我痛苦。

他決定“年輕化女演員,來更好地延續”。

我被這個蹩腳的解釋擊倒了。

感到了最高程度的受冒犯和不公平。

我不想因為擔心被列入黑名單而保持沈默,假裝微笑。

今天早上我會看著我的小男孩並且告訴他,抬起頭來,你媽媽不是個懦夫。”(@貓子RJFD 譯)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Maeva與兒子

這篇文章終於解答了很多人的疑惑。

一位同樣沒有被徵召繼續巡演的女舞蹈演員在文章下面留言:

Maeva,我聽到了令我非常憤怒的故事。

變老的男性不會影響任何事,但女性就會嗎?我們又該去哪裡?

想要把角色改變給年輕的女性演員,他們的藉口是傷人的、荒謬的和可恥的。

我站在你這一邊支持你。”(霏 譯)

“霏”就是在那時候注意到了這個事情,她開始力所能及地來為她們聲援。

她在各大社交平台發佈了文章,在推特上發起 #wewantmaevaback(#我們想要 Maeva 回來)的聯名請願。

但反響不如預期。

轉發沒法過百。

她的朋友把照片版聯名打包發給製作方。

但至今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聯名照片之一

沒想到事發一年多之後,這件事會突然在社交網絡上受到關注。

大概是因為故事裡女性的遭遇,和最近熱門電視劇裡的很像。

穿越時空的兩百年,很多故事還在循環往復。

在接受Lens採訪時,“霏”說她為輿論的變化高興,但也覺得有些遺憾:

要是之前這件事就能有這樣的熱度,說不定就能夠幫到 Maeva 了。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那些女性的天才們

都跑到哪裡去了呢

Maeva 和娜奈兒的遭遇,其實是女性創造者們在歷史長河中被埋沒和遺忘的冰山一角。

最近也有一張圖片在網上引起熱議。

就是下面這張: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一個很容易被猜為日本女人的畫像,實際是清代天文學家王貞儀。

她年僅29歲就因病去世,卻著述甚豐。

不僅介紹了哥白尼的日心說,超出當時絕大多數人的認知,承認“地圓論”;

還寫了普及性的數學著作,介紹了很多重要的理論。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她擅長騎射,遇到技術問題,就自己做實驗驗證。

寫下了“足行萬里書萬卷,嘗擬雄心勝丈夫!” “丈夫之志才子胸,誰言女兒不英雄!”等詩句。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研究明末清初江南“才女文化”的《閨塾師》

她的貢獻在西方世界至今仍受推崇和喜愛,國際天文學聯合會還曾以她的名字命名了金星上的一個隕石坑。

即使在種種限制之下,仍然產生了很多傑出的女性創造者。

只是,像王貞儀這樣有倖被記得的人,畢竟是少數。

其他的那些天才們,都跑到哪裡去了呢?

弗吉尼亞·伍爾夫在《一個自己的房間裡》中就討論過這個問題。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假如莎士比亞有個妹妹

伍爾夫提出了一個假想:

假如莎士比亞有一個才華與智慧都可與其匹敵的妹妹,她會像哥哥一樣獲得成功嗎?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以下是她的推測。

莎士比亞的生平我們都已經知道了。

他上了文法學校。學了拉丁語,讀了奧維德、維吉爾和賀拉斯,還接受了語法和邏輯的教育。

他是個調皮鬼。

獵過兔子射過鹿,年紀輕輕就搞大了街坊一個女人的肚子。

之後他前往倫敦,在戲院找到了工作。

從牽馬人開始做起,一直做到一位成功的演員。

從那以後,他在舞台上盡情地實踐著自己的藝術與智慧。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現在再來看看與他才華相當的妹妹的一生會是怎麼度過的。

首先,在她的哥哥上學接受教育的時候,她肯定是待在家裡。

雖然和哥哥一樣充滿著想像力和冒險精神,但她沒有機會學習語法和邏輯,更不用說閱讀維吉爾和賀拉斯了。

有時,她會拿起哥哥的書讀上幾頁,但很快就會被父母吩咐去補襪子或者照看燉肉。

偶爾她會偷偷地在閣樓上塗寫幾頁,但之後都要麼藏起來,要麼用火燒掉了。

 

十幾歲的時候,她被許配給了街坊的兒子。

她強烈反對,卻被父親狠狠地揍了一頓。

之後父親哭著乞求她不要給家族蒙羞,並用漂亮的裙子和飾品哄她。

她無法拒絕父親。但與生俱來的天賦又驅使她違抗父命。

某個夏夜,她收拾好東西,攀著繩子下樓,去到倫敦。

 

同哥哥一樣,她也對戲劇感興趣。

於是她跑到劇院門口,說自己想當演員。

男人們聽到後哄笑了起來。

劇院的胖經理告訴她,女人不能當演員,然後做了一個下流的暗示。

她只在虛構想像方面有天賦和熱忱,沒有訓練過維生的技能。

某天,她發現自己懷了胖經理的孩子。

一顆詩人的心也就被死死困在了一具女人的軀體中。

某個冬夜,她自殺了。

屍體被埋在一個十字路口。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為此,伍爾夫感慨:

每當我讀到女巫被閃躲、女人被魔鬼附身;

或者某位傑出男性有位母親的故事時,我就會想:

我們是碰到了一位迷途的小說家、一位壓抑的詩人、一位籍籍無名的簡·奧斯汀或者在荒野撞破了頭的艾米莉·勃朗特。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伍爾夫所描述的女性困境,莫扎特姊姊的遭遇,在今天當然已經有了極大的改善,男女平等也不再是一句空話。

但是,在一些地方,甚至就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地方,幽靈般的規則仍然在束縛著女性。

比如Maeva 遭遇的年齡困境——在更推崇青春審美的東亞社會,這個情況更糟。

不過,就像Maeva 的支持者裡,有女性,也有男性。

事情終究是在改善的方向上。

你是其中一員嗎?

那些有才華的女性,都到哪裡去了

國際勞工組織今年發佈的《性別平等的飛躍:為所有人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工作未來指明方向》的報告稱:

過去20年來,與工作相關的性別差距沒有出現任何有意義的改善。

尤其是擔任管理者的女性比例,30年來變化甚微。

對擁有6歲以下孕產子女的女性,存在顯著的“孕產領導者懲罰”現象。

(Visited 204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