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決定一個人走多遠的,不是能力,而是情義

1994年12月17日,四大天王、王菲、beyond、黃秋生……當年香港樂壇最炙手可熱的那撥人,就像約好了一樣齊聚紅磡體育館。

Sponsored link

那一晚,他們不是台上表演的明星,而是台下傾聽的觀眾。

誰也沒想到的是,演唱會進行到一半,表演嘉賓何勇忽然說:“香港只有娛樂,沒有音樂。四大天王張學友還算是個唱歌的。”

何勇猖狂。但是狂人何勇也不得不承認:張學友,真的很會唱歌。

時過境遷,四大天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

黎明淡出娛樂圈,劉德華、郭富城把精力投向了影視界。只有張學友,還在堅持唱歌。

這一堅持,就是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 唱片賣了6千萬張,在全世界也僅次於邁克爾·杰克遜;

二十五年,個人巡演800餘場,大小獎項260多座,穩居華人之首……

“有風吹過的地方,就有張學友的音樂迴蕩”,他成了華語歌壇唯一不帶任何前綴的歌神。

回首90年代的香港歌手裡,長得比他帥的不乏其人,粉絲比他多的不乏其人。可是能走這麼遠的,卻只有他一個。

Sponsored link

張學友,憑什麼?

01

1961年,張學友出生在香港的一個普通船員家庭。

父親常年到中東跑船,少了嚴父的約束,張學友自幼頑皮。高中畢業那年,他被媽媽狠狠打了一次。打完之後,媽媽說:

“你都長這麼大了,媽媽以後再也打不動你了,你也該去掙錢養家了。”

就這樣,張學友跑到香港貿易發展局,當了一名普通職員。

如果不是被朋友慫恿練練膽,去參加“全港十八區業餘歌唱大賽”,或許他的命運,會終生定格在某棟寫字樓的隔間裡。

23歲的張學友,就這樣走到了台上。他戰戰兢兢地唱了一首《大地恩情》,不承想卻一舉奪魁。

比賽結束後,寶麗金唱片公司簽下了他。

第一次發專輯,就賣了20萬張;第二次,賣了30萬。

有了自己的歌,就可以開演唱會。

Sponsored link

先是跟五個新歌手一起開,然後是兩個人一起,到了第三次,他獨自一人就能撐起整座舞台。

一夜之間,張學友火了,大街小巷都在放他的歌。

有人說,人生有三大不幸:少年得志、飛來橫財、出身豪門。

因為少年得志的另一面,是少年輕狂,是閱歷和修養尚不足以承受財富和名望。

張學友也沒能逃出這句魔咒。

第三張專輯,銷量猛跌;出到第五張,才賣了2萬不到。

像所有一夜成名又一朝失勢的年輕人一樣,他開始逃避,酗酒買醉。

在梅艷芳的生日宴會上,他醉酒撒潑,把蛋糕扔到朋友臉上,把酒噴到公司高層身上……他得罪了太多大人物,各種負面隨之而來,眼看著就要墜入萬丈深淵。

直到一個女人的出現,讓他懸崖勒馬。

02

這個女人,就是羅美薇。

Sponsored link

80年代的羅美薇,是與張曼玉、劉嘉玲平起平坐的當紅花旦。在她面前,張學友不過是剛出道的初生牛犢。

1986年,兩人因為電影《痴心的我》相識。

拍定妝照時,由於不熟,他們相互分得很開。攝影師叫他們對望一眼,他們還很尷尬。

“再看一眼嘛,像一對情侶一樣。”

他們才又看了對方一眼,這一眼,終於對上了。

多年後,羅美薇在接受採訪時坦白:從那刻有觸電的感覺開始,我就知道我們會一起。

為了張學友,羅美薇漸漸淡出了娛樂圈。

在他低谷酗酒的那段時間,她靜靜陪在身旁不斷鼓勵安慰。有潔癖的她,會默默幫他清理嘔吐物,給他敷上熱毛巾。

為了幫他戒除酗酒的惡習,羅美薇想了一個辦法:突然收拾所有東西離開,還在報紙上公開宣佈分手。

這是個激將法,私下裡羅美薇託人給他帶話:如果他戒酒,就回到他身邊。

張學友這才幡然醒悟,立馬宣佈戒酒,並且鄭重承諾:40歲以前,滴酒不沾。

Sponsored link

追回羅美薇之後,張學友重返歌壇。

1993年,專輯《吻別》狂銷400萬張,亞洲第一、全球第二。他也因此拿下了世界級榮譽:蒙特卡洛音樂大獎。

他一戰封神,成了四大天王裡唯一不靠顏值上位的人。

那時候,人們都覺得盛名之下的張學友,一定還沒玩夠,不可能這麼早就認定一個人。

這一次,人們錯了。

1996年2月15日,張學友和羅美薇在倫敦註冊結婚。

事後人們問他,為什麼不選14號情人節這天?

他說:“14號是情人節,15號結婚,意味著我們已經跨過情人這一關,要邁進更高的境界了。”

歌曲《你最珍貴》里,張學友唱道:

“我學著在你愛裡沈醉,你守護著我穿過黑夜,我願意這條情路相守相隨,你最珍貴。”

他是這麼唱的,也是這麼做的。

Sponsored link

結婚至今的22年裡,身處誘惑萬千的娛樂圈,我們卻幾乎搜不到一條關於張學友的緋聞。

羅美薇懷孕後,他立馬停下所有工作悉心照料;孩子出生後,沖奶粉、換尿片,他做得比保姆還嫻熟;媒體捏造他的謠言,他直接放狠話澄清:

“我決定將重心放在家庭,假如再有人干擾我的計劃,我會義無反顧地退出演藝圈。”

人們常說,戲子無情。

可張學友這一生,在燈紅酒綠的娛樂圈,卻比普羅大眾的我們,還要過得專情、深情、長情。

03

香港人很現實,喜歡跟紅頂白。

在出道之初的那段低谷期,張學友跟別人一起走穴。前面一位歌手搏盡喝彩,輪到他上去時,底下的觀眾立馬噓他下台。

吃過無情無義的苦,張學友立志做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哪怕是在逢場作戲的娛樂圈。

有一回在活動上,如日中天的張學友碰到了前輩歌手費玉清。

張學友迎上去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還連聲道謝。費玉清很詫異,一時摸不著頭腦。

原來,當年張學友參加歌唱比賽時,費玉清正是那個給他打高分的評委。

一次商業活動,費玉清早就忘了。可是張學友,卻記了十幾年。

曾經駕車飛躍壺口瀑布的特技演員柯受良,生前曾在採訪中透露:他飛越黃河的費用,都是張學友出資贊助的,每次遇到困難張學友都二話不說出手相助。

2003年,柯受良在上海去世,張學友出錢幫他料理後事。

柯受良的兒子柯有倫,在父親去世後也一頭扎進了娛樂圈。第一張專輯發佈那天,張學友飛到台北幫忙站台宣傳。

柯受良的女兒柯立珍結婚,他作為父輩出席了婚禮。

梅艷芳的哥哥梅啟明,也一直將張學友視為恩人。

在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說妹妹過世後,從保險經紀人的口中他才知道,阿梅過世時醫院的八十萬費用都是張學友墊付的。

“我很感謝張學友,因為妹妹生前身邊的人,沒有一個肯墊付,唯獨張學友願意幫忙。”

張學友的重情重義,在圈中是出了名的。

張國榮、羅文、黃沾、董驃、林振強去世的葬禮上,他都是扶棺人。

人們也常說,戲子無義。

可張學友這一生,有恩必報、救急救難,在浮躁現實的娛樂圈,硬是把自己活成了梁山好漢。

04

從1984年出道算起,張學友已經在歌壇走過了35個年頭。

從1992年首次被譽為歌神算起,張學友頭上的這頂王冠,也已經戴了26年。

甚至今年,他又有了新頭銜:逃犯剋星。

面對網絡調侃,他謙虛回應:“為什麼呢?我後來查證了一下,其實是我們國家真的太先進了,大數據也好、技術也好,都是很先進的。”

這麼多年,在光怪陸離的娛樂圈,我們沒看過他的負面報導;在人才輩出的音樂界,我們也還沒等來可以取走接力棒的新歌神。

如果說,托著他攀向歌神之位的,是他的天籟歌聲;那麼支撐他三十年星光不黯的,必是這一生重情重義。

早年間,張學友曾搭檔黎明和關之琳,拍了一部電影《明月照尖東》。

電影裡,他演了一名外號“太子”的悍匪。

在外面,他是霸道仗義的殺手;回到家面對女朋友,又變成細膩柔情的普通男人。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情義立身,歌唱立業。

這就是張學友,這個時代真正的偶像。

(Visited 588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