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你們的時間有限,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重複他人的生活上

著名詩人萊蒙托夫寫過一首有趣的小詩:

Sponsored link

命運之神是個小孩,

他頑皮地在天底翺翔,

他手上撐著一面黑網,

天真地撒向人頭上!

當黑網罩著人們的頭,

人們便受到他的操縱!

他可以要人歡天喜地,

又可以使人滿面愁容!

我永遠不會相信命運。

我要用利箭將他射下,

我大聲向他宣佈:

Sponsored link

我自己就是命運之神!

喬布斯:你們的時間有限,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重複他人的生活上

一些無知的人都相信,一個人一生的事是在呱呱墜地的時候已經由上天決定好了的,所以是“落地喊三聲,好歹命生成”,而跟個人的努力是完全無關的。

如果上天決定了他的好命運,即使他不去做事,像一條懶蟲似的生活,他的命運也會好起來的,做事是多餘的;如果他的命運不好,即使他焚膏繼晷、夜以繼日地苦幹,也是不會獲得什麼好處的,上天早就決定了他一生艱苦,辛勤勞作又有什麼用處呢?

在這些人眼裡:富翁是天生的,一生下地來他便是個富翁;領袖人物是天生的,他們降生時一定帶點兒什麼徵兆;中等人家是天生的,他們只落得一生溫飽;強盜歹徒是天生的,他們是魔鬼的工具;一生受苦的人是天生的,他們是世人的奴隸。

喬布斯:你們的時間有限,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重複他人的生活上

然而,宿命論只是一個抽象概念,如果想要看的更高、看的更遠,人們需要從一個科學的角度來看世界。至少,人們要肯定一些概念:

“我們是命運的主宰!”

“我們不是天生的窮人!”

“我們有權去獲取財富!”

在喬布斯的大腦中,沒有相信命運一說。做自己的主宰,也就能走出別人少沒有走過的路。

1984年,第一台麥金塔電腦問世,但是喬布斯與約翰·斯庫利就這台電腦的定價爭執不休。儘管麥金塔電腦的成本很高,蘋果公司正在走下坡路,但是斯庫利還是希望以降低麥金塔的價格,來實現大規模的銷售份額。並且斯庫利還希望收回研發部門的投資,以此來籌措足夠的資金為麥金塔電腦做廣告宣傳,打敗競爭對手。

喬布斯則不那麼認為。在喬布斯的大腦思維中從來沒有“讓步”和“認輸”這兩個單詞。他認為,麥金塔是最好的最高端的產品,當然應該有最高端的價格。最終,雙方採取持以相反觀點來加以論證。斯庫利樂意於這樣的辯論方式,他曾說:“我和喬布斯各選擇一個立場,然後交換這一立場來進行論證。我們會不斷地就各自對新想法、項目和同事的不同觀點相互鬥爭。”

喬布斯:你們的時間有限,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重複他人的生活上

這就是喬布斯 “拳擊合作夥伴”的方式。在喬布斯眼中,爭論與辯論是人們開拓創造性思維的一部分。喬布斯需要既能挑戰他的想法也能接受挑戰的合作夥伴,通過參與這種智力對抗遊戲來做出決策。這一做法具有很強的好鬥性,但能產生精准、創意的想法。儘管如此,喬布斯在蘋果公司仍然保持著最終的決定權。他參與很多重大的決策,包括是否要在電腦中安裝風扇散熱裝置,或是機箱上使用什麼樣的字體,無不透露出喬布斯“一山之王”的氣魄。

Sponsored link

因此,很多人說在蘋果公司,與喬布斯一起召開會議就意味著爭論。他想要高水平的討論,因為這是找到問題根本的最有效方法。通過雇用最優秀的人才,他確保了這種辯論的高水平。而他本人就是辯論的主導者,沒有什麼人能夠參與喬布斯決定的事情。

事實上,正是喬布斯具備這些領導者的氣質,他才能主宰一切。他把自己的研發團隊命名為“海盜”,把自己看做“海盜船長”,他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人,也相信自己能夠獨立創新,用自己的方式去改變世界。因此,有哪個“海盜”想要糊弄喬布斯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一位蘋果的高管說:“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說什麼,他一定會發現問題的。他真的非常聰明,見多識廣,是我接觸過世界上最優秀的人。如果有人對自己說的話沒把握,他一眼就能看穿。”

成就偉大的機會並不像湍急的尼亞加拉大瀑布那樣傾瀉而下,而是慢慢地一次一滴。偉大與接近偉大之間的差異就是要領悟到,如果我們期望偉大,就應該像喬布斯那樣認可自己,敢於特立獨行,每天朝著目標努力。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