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企業家,尤其是成功的企業家,光鮮的背後總是承受著更大的孤獨與寂寞,而且這樣的孤獨無法訴說。

Sponsored link

正如獵豹移動CEO傅盛所言,創業者的孤獨絲毫不敢表現出來,“你告訴員工,員工會喪失鬥誌;你跟家人說,家人會勸你幹脆別幹了;你反映給投資人,投資人早嚇跑了。”

“一個人能承受多大的孤獨,就能成就多大的事”,這句話放在企業家身上再合適不過。

今天,和你分享4位企業家的孤獨時刻,他們離我們並不遙遠,甚至也是我們其中的一個。希望他們戰勝孤獨的經歷,能給你帶來力量。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身價過百億,但真正的好友不超過10個
陌陌CEO唐巖:我比以前更孤獨了,只能靠自己硬熬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在今年10月發布的《2018胡潤百富榜》中,陌陌CEO唐巖身價達到120億,陌陌的市值更是突破100億美金大關,創歷史新高。

錢再多,也買不走孤獨。這句話,放在唐巖身上再適合不過。

身价120亿,好友不超10个: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无人倾诉

這個一手創立了中國最大陌生人交友APP的年輕富豪,曾多次坦言,自己真正的好朋友不超過10個。

卸下“年輕富豪”的光環,他對媒體說,“我有時候特別特別累,有時候情感也很脆弱。可是沒法釋放,你絕對聽不到任何一個人說‘唐巖在我這兒哭了’。我比以前更孤獨了,只能靠自己硬熬。”

一個整天笑嘻嘻的人,內心可能有著無數次的崩潰。而一個幾乎從不掉淚的人,內心一定是孤獨的。唐巖就是一個很少落淚的人,即使在陌陌上市時他也沒有。

2014年12月11日,陌陌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敲鐘現場,陌陌COO王力、聯合創始人李誌威、合夥人雷小亮等人非常激動,甚至抱頭痛哭。前來祝賀的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等也替唐巖激動。

但是,那一天的唐巖沒有哭,甚至也沒有笑。事後,唐巖再回憶敲鐘當天,說道,“當時並非刻意忍住眼淚,可能就是沒心沒肺吧”。

Sponsored link

讓唐巖掉眼淚的是他的小兒子——湯圓。不到兩歲的兒子去了美國後,唐巖在空蕩蕩的房間裏和他視頻,說了什麽他全然不記得,關掉對話框,他哭了,“不習慣。”

拋去資本、商業、頭銜,說到親情時,唐巖才發現在所有社交關系裏,他都處於比較強勢的一方。與父母、與太太、與同事,他都沒有示弱的機會與可能。

“傾訴”這個動作在唐巖身上很少發生,“如果有個姐姐,可能還會跟她說說這個事。而現在,只能熬著,孤獨是沒辦法解決的,更不知道該跟誰傾訴。”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被“拿走”17億後,前樂視影業CEO張昭:淩晨3點,煙灰缸裏堆了60個煙頭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2017年4月18日深夜11點,原樂視影業董事長兼CEO張昭,和其他兩人聚在一座三層小樓裏。

就在幾個小時前,彼時還是樂視網董事長的賈躍亭,在這座三層小樓下待了很久。他想拿走樂視影業的最後一筆錢——3億,用以抵押樂視在某證券公司的債務缺口。

據《人物》記者的報道,這3億是樂視影業賬面上最後一筆現金流,借出去,樂視影業下個月正常運轉都成問題。借或不借,都會讓一方陷入生死攸關的境地。

直到當天淩晨3點,張昭都沒有吃晚飯,將近60個煙蒂堆在面前的煙灰缸裏,他不知道該跟誰傾訴。他既要考慮樂視影業,又不能置樂視網於不顧,更重要的是他手下還有上千名員工。

第二天,拖著疲憊身體來到辦公室的張昭,還是把錢“借給”了賈躍亭。“身不由己”是那時張昭真實的寫照。

當時,賈躍亭從樂視影業拿走的錢前後共計17億,巨大的資金缺口,公司陷入危局,包括張昭在內的全體員工都很焦慮。

資金緊張時,張昭的妻子,同時也是原樂視影業高級副總裁的黃紫燕,被張昭“逼著”去院線收賬。

黃紫燕對《人物》記者說,當時到了對方公司,她坐著不肯走,放狠話:“不給錢我就死給你看。”兩千多萬,來來回回磨好多次,硬是把錢都要了回來。

這樣的“至暗時刻”不止一次發生在張昭和黃紫燕身上。

Sponsored link

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夜晚,淩晨3點,張昭給黃紫燕發信息:“出來陪我會。”黃紫燕找到張昭時,發現他在一聲不響地抽煙,腳邊堆了20多個煙頭。

“什麽情況啊?”張昭半晌不說話,黃紫燕只好自己也點根煙,默默陪著。淩晨6點,天亮了,煙盒空了,夫婦倆拾起煙頭回了家。

後來,張昭對《人物》記者回憶說,“從業20年,遇到的困難很多,但從來沒有這麽棘手和艱難。那次涉及到太多人,銀行、股市、員工、合作者、股東、行業,這麽多人……不確定性非常高。

“所有問題全部纏在一起,非常非常復雜。人碰到問題都希望躲,但是不躲更是一種力量。”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身价120亿,好友不超10个: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无人倾诉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股價大跌20%,核心員工辭職
獵豹移動CEO傅盛:創業的孤獨無人訴說,無法訴說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是一個互聯網老兵,從2003年起,他先後在奇虎360、經緯中國、可牛影像等多家公司任職。因為喜歡跟創業者分享經驗,他被人們稱為“創業導師”。

學生可以向“導師”求教、訴苦,而“導師”卻極少有傾訴對象。

傅盛曾對媒體表示,“我最艱難的時刻有很多。比如2010年,我當時所在的可牛影像和金山合並時,團隊有一些老員工並不信任我。”

“當時外部與對手競爭激烈,內部團隊還沒有擰成一股繩。最孤獨的一次是,一位團隊核心骨幹突然決定要離職。從當天晚上開始,我就開始胃疼。本來我的胃口很好,但這次疼到半夜,一直在想怎麽才能把他勸住。”

這樣的幾乎“崩潰”的情況,在傅盛的創業路上,不只出現一次。

2014年起,可牛影像和金山合並的新公司——獵豹移動一直保持高速增長。但到了2016年,獵豹股價突然大跌,被資本市場質疑,公司轉型也不順利。

在獵豹股價大跌20%的那天,傅盛的處境非常艱難,內心非常焦慮。但是,第二天就是股東大會,作為公司CEO,他必須扛下去,而且是“不動聲色”地扛下去。他不能,也不敢向股東和員工傳遞出一絲絲消極情緒。

Sponsored link

那一夜,傅盛徹夜無眠。

後來,傅盛對@經緯創投表示,“創業真的很孤獨,你會面臨很多困難,你不知道跟誰傾訴,甚至都不能表現出來。你告訴員工,員工會喪失鬥誌;你跟家人說,家人會勸你幹脆別幹了;你反映給投資人,投資人早嚇跑了。”

但既然上路了,便只顧風雨兼程。“凡是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這是傅盛最喜歡的一句話。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3天損失一半市值,半年虧損2億多
金蝶CEO徐少春:內心無比痛苦,但仍要堅決轉型
身價120億,好友不超10個: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無人傾訴
企業家徐少春創辦的金蝶國際軟件集團,被香港資本市場譽為“企業雲服務第一股”。25年來,已為超過680萬家企業和政府組織提供企業管理軟件及雲服務。

鮮為人知的是,在25年前,徐少春是辭掉公務員的鐵飯碗,借了5000元才來深圳開始創業的。

從1993年到2018年,伴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以及互聯網的發展,金蝶曾三次“大破大立”,對過往的商業模式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每一次改革的背後,都是在“革自己的命”,承擔著巨大風險。

在徐少春的自述中,他坦言,2012年的那次轉型,是整個金蝶歷史上最刻骨銘心的一次轉型。

2008年到2011年期間,金蝶憑借對市場的占有率快速發展著,員工人數也不斷增多。到2011年,員工達到12000余人。當年上半年,金蝶收入增長58%,凈利潤同比增長43%,創下了歷史之最。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2011年8月金蝶中期業務發布時,股價下跌16%,第二天下跌8%,第三天下跌6.5%,連續三天的下跌幾乎讓金蝶損失了一半市值。 高速成長中,金蝶隱藏的問題逐漸被暴露出來。

當時,徐少春和管理層承受著來自內外部的巨大壓力。然而危機並沒有結束。

《金蝶轉型:良知與夢想 》這本書寫到,金蝶在2012年繼續虧損,上半年凈虧損達到2.115億元人民幣,這是金蝶成立近20年來的首次虧損,也是唯一一次虧損,更是徐少春創業20年來遭遇的最大考驗。金蝶遭遇了史上最艱難的時刻。

徐少春在日後的自述中回憶當時的情景,“整個公司士氣十分低落,員工不斷流失,一些高管相繼離職,收入也開始下滑。雖然內心無比痛苦,但我們仍然要堅決轉型。”

Sponsored link

“宏觀經濟下行、多年積累的問題和公司主動求變,這三種壓力交織在一起,每當夜深人靜,我總是告訴自己,來吧,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是三個堅持給了我力量:堅持信念、堅持信任、堅持行動。堅持信念,就是要堅信自己心中的良知;堅持信任就是建立心與心的鏈接;堅持行動就是知行合一,真知真行。”

隨後,金蝶砍掉一些過去的業務,並開始大規模裁員,到2013年,集團人數從12000人急劇縮減至7000人左右。金蝶開始逐漸打破舒適區,主動砸掉辦公電腦、客戶服務器、辦公室、ERP等。

在2014年之後,金蝶逐步拿回市場份額,SaaS雲服務市場占有率更是排名第一,這也是國內軟件廠商首次超過國外廠商,在財務雲服務的占有率也首超43%。

有的人因為看見而相信,有的人因為相信而看見。正因為相信,金蝶人看到了希望,走出了泥潭。

如今,軟件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一部金蝶創業史,半部中國軟件史。”時至今日,如果說金蝶自身的管理模式有什麽獨到之處,那就是歷經艱難後,“剩下來”一支高度凝聚的團隊,一個高度信任的集體。

從1993年到2018年,25年間,徐少春和他的金蝶集團數十年如一日地專註企業服務市場,研究中國企業管理模式實踐,因此他們也更加了解中國企業管理,更懂中國企業家。

雖然金蝶是做企業管理軟件和服務出身,但創業25年後,徐少春發現,企業經營轉型的成敗,絕不在於一套系統,而在於企業經營者的內心,內心決定了他們是否能帶領團隊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為了與680萬家企業董事長建立 “心”連接,在10月30日的《2018雁棲湖企業家論壇》上,徐少春宣布,開設微信服務號——“徐少春個人號”,與中國企業家們建立更多連接,幫助企業家們一同成長。

徐少春坦言,“多年的創業生涯,算是小有收獲,但也傷痕累累。通過微信服務號“徐少春個人號”,您可以與我直接交流,不局限於金蝶的產品和服務,還可以分享彼此對生命的感悟,探討管理哲學和商業的本質。”

“每天,我將至少花1至2個小時與您真誠溝通。時間雖不足以回復所有問題,但我保證,每一條信息都發自我本人肺腑。我有許多思考和實踐願與您分享,更期待您的真知灼見。”

徐少春說,金蝶不僅僅要提供軟件、解決方案、雲服務幫助企業成功,還要幫助企業經營者成長,幫助他們獲得成功。

Sponsored link

期待每一個拼搏的創業者、企業家,能在“徐少春個人號”裏相遇,傾訴你們的孤獨,分享你們對生命和商業的感悟。

(Visited 138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