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十年,也可能是你最好的機會

最壞的十年,也可能是你最好的機會

Sponsored link

年關話頭多,做了好些事的人,不管成敗,都在反思,沒做什麼鳥事的人,千篇一律年復一年的矯情。

中國舊曆年關,到處是禮尚往來的忙活,那好,借花獻佛,借一些話頭,碎碎念。

前一陣有一句話哪哪都有講。

2019年是上一個十年裡最壞的一年,但也可能是下一個十年裡最好的一年。

一群人沒思考過、沒來得及思考,或者乾脆就是沒有思考的習慣,就悲觀了。

那句老話人人都會說,看來也沒細思考過,富貴險中求。

不逢亂世,哪有三國,不在悲觀中,哪輪得到劉備,真要是九品中正制,劉備一賣草鞋的當衙役都輪不上。

大勢,沒幾個懂的,更沒幾個有資格拿主意的,窮白話的多,能見著大數據的少,都在信息不對稱裡,怎麼那麼好意思裝神弄鬼的演聊齋?

太平年歲裡,五穀豐登日子好過,寅支卯糧也過活,日子怎麼都過,但真要細細的論個長短,甭管誰說大勢好壞,長點心的應該往自己個兒身上去套,陰雨連綿你賣傘的,街上行人都罵街嫌棄泥濘,但那是你得好光景。

最好的事輪不上平庸的人,最饞人的便宜事,絕對便宜不了愛佔小便宜的人。

Sponsored link

好日頭的時候,有底貨有資本有兵有將的多了去了,市場看好,錢比人快,也比人狠,快的和滴滴燒錢大賽才幾天那?忘了?熱鬧是熱鬧,這牌桌那能是個人就能湊上去的嗎?

大勢不好,無非是比賽燒錢的景兒少了,甚至沒了,有錢的人家有餘糧過冬很從容,沒錢的摟緊荷包準備挨著過冬,激進的趨於謹慎,謹慎的趨於保守。都難的時候,多一口氣,一邊修煉內功一邊活了下來,或許反倒是上了桌。

那千軍萬馬的大買賣,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到底是它成本高,還是你三五個兄弟七八條槍更好養活?

泡沫少了,熱鬧虛假的潮水散去,一定會階段性的回歸價值本身,不正是拼實力,幹正事的時候?或者說,反而是真刀真槍更值錢的時候嗎?

比如吧,電影市場一片蕭條了,我就不信爛片更多,相反,可能好片子的數量會多起來。大不了不看,要看就看好的,你拍不了好的,還有好萊塢那。反而是太熱鬧的時候,是人是狗都覺得錢好掙,那就妖魔鬼怪豬狗牛羊都摻和進來,反而爛片也賺錢。

再者說了,我個人不認為大勢會壞到哪兒去。非要胡說大勢,我覺得是該醒的夢要醒,該還的債要還,胡作非為浪費錢總有買單的時候,這不是壞事,這是實事求是,遵循規律。再瞎浪,那才真不可挽回。

這不跟開車一樣嗎?能剎車的時候,永遠比撞車好,雖然驚出一聲冷汗。能撞路邊石或者護欄上,讓安全氣囊彈出來保住命,砸斷兩根肋骨,也比送了命強。

我想,這不是我和一些人對於大勢胡說八道觀點的不同,而是對於事實求實,到底是承認還是否認的不同。

你錯把煙花當成盛世,我認為煙火散去,顯現的萬家燈火才是真實,即使相比煙花不夠炫目,但這一切真實不虛。萬家燈火一盞一盞,可以把黑暗的地方慢慢充實照亮。虛假的煙火肆意整片天空,但瞬間會留下一片無盡的黑暗和空虛。

說大勢都是扯,但每個十年都得活。人生苦短,光陰不待人,上了船揚了帆,有風有浪是必然。

至於好風憑藉力,還是船漏又被浪打翻,那往往不是因為大勢,而是因為你一直是否每一步都走的堅實踏實。

最壞的十年,也可能是你最好的機會

Sponsored link

新世相昨天蹦了話頭,挺有意思。

很不著調,蠻有味道的鬼話——“夠嗆但”。

“我說過一個詞,叫“夠嗆但”:這件事我夠嗆能做成,但還是要試試。最好的人生狀態,就是不斷追求那些“夠嗆能行”,但還是要試試的東西。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在上升期,在努力而沒放棄。那些吃力的日子,往往就是這一年的價值所在。”

矯情分兩種,瞎矯情是一種,一點意義都沒有,還有一種是把事兒說成漂亮話,矯情歸矯情,道理不虛。

我們活在一個千年未有劇烈變革的時代,時也,幸也,但也糟心。

別說十年了,三年都不一定什麼樣兒。

沒有靠譜的規劃,沒有不需調整無須臨機應變的萬年老主意了,這很糟心,但也很刺激。不是冒險那種刺激,而是一死一生,機緣輪轉太快了,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一個半個的。

我喜歡新世相這個夠嗆但。

因為我是一個很懶的人,所以我必須去走一些很難的路。這不是冒險,而是因為懶惰而渴望一勞永逸,又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所以不指望一路雜花生樹鶯鶯燕燕,知道前路艱險,索性一鼓作氣,進則劫後餘生,敗則慵懶餘生,便是了。

想起木心老頭一句話,跟新世相這句異曲同工——所謂成功,就是差一點失敗了的意思。

如果想要的垂手可得,那何來夠嗆但?

如果完全夠不著,那也不是夠嗆,那是作死,其實大多數人是做夢。

Sponsored link

這個世界畢竟還是有太多美好了,只是欣賞就眼花繚亂,但凡想觸及一絲都是慾望的貪婪,但貪婪也是動力。

滿足貪婪永遠是不容易的,不管我們起心動念在什麼起點。

凡是夠嗆夠得著的,一定相當美好,不然實在不值得;凡是夠嗆,但依然能夠試試,恩,等年輕的後生們到亦無歡這個中年的歲數就會知道,大多數人早已經放棄,但凡去試試的,多數都不是做夢的人。

如果你足夠年輕,又足夠踏實,還養大了夠嗆但的賊心,別糟心,記住我剛才那句話。

因為很懶,所以要夠嗆但的去走一些很難的路,進則劫後餘生,敗則慵懶餘生,這個圈兒我已經畫的很圓,進退有序,又能如何?

最壞的十年,也可能是你最好的機會

老話頭,年關底下總自己念叨。

電影《霸王別姬》裡有句台詞:人得自己成全自己個兒。

什麼大勢小事兒,什麼夠嗆但是,凡是自己的事兒,自己要是接不住自己,那連享受慵懶的機會都沒有。

2019年,我主動又被動的見識到了兩家公司的側面,或者叫橫斷面,或者是我的錯覺。

一家公司是這樣的,也在做知識付費,十幾個人的隊伍,見識了一下,回來竊喜。因為我發現自己一個人幹活兒的品質和速度,比這公司十個人還快。以一敵百還不足以,以一當十做到了。

Sponsored link

那好,管它好光景壞年月,一個行業有沒有前途,排頭兵一二三次五六七八九名們看的比我清楚,天塌了先砸他們,砸不著我。他們吃牛腿,我吃碗牛肉麵多加二塊錢牛肉片還不行嗎?

所以,我釋然了。但是以一抵十的工作量跑不了,我得接住我那二塊錢的牛肉片。

另一家公司也有趣。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行話講,內容創業洗稿,知識付費拆書。

別人洗稿拆書我不管,但是一窩子人圍著書轉是難免,必然會在一本書底下碰頭。

郭德綱老師教育我們,同行之間是赤裸裸的仇恨。

郭老師言重了,知識付費行業沒那麼狠,只是有些同行會使出赤裸裸很多餘的仇恨,包括被波及的很多餘的粉絲的仇恨。

談不上砸場子,因為砸場子需要實力。

我就說一個道理。

我一單槍匹馬吃牛肉麵的,一個人讀書,一個創作,一個人錄音,您拿一公司的產品來跟我較長短,那您真是太高看了我個人,太小瞧了資本和團隊的力量。

資本的力量,買一個作者去讀書寫書稿,買個叫喚的去錄音,資本後面撐著,運營包裝推廣吆喝。

Sponsored link

雙拳不敵四手,輸了是應該,贏了,那我謝謝某些同行的襯托。這是贏了是贏,輸了還是贏,最起碼路子是對的。

有資本了,才去和有資本的比。

擂台的打法是你也一個人讀書,一個人創作,一個人錄製,這叫比。拿我去比一個資本加專業團隊,其實我很歡喜。

因為夠嗆但著看,說明雙拳能和四手大戰三百回合,那敢情好啊,那兩塊錢的牛肉片似乎夠嗆夠得著,更近了一些。

當然了,商場不是擂台,沒有對等比較,只有全方面競爭。

那還是這句話,人得自己成全自己,自己接住自己。甭管是街邊撂地摳餅賣大力丸,還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的去拆穿洗稿的,砸了偽原創拆書的,都是後話。

只要成全自己,牛肉麵和加肉,都是可求的。

人活的明白,和年齡沒關係,和經歷有關係,吃虧要趁早,甭管天晴雨驟幹事趁早,光明白還不夠,得成全自己,夠嗆後面的但是只是結果,成全是個過程。

人生不過百年,重在體驗,過程就是成全。

(Visited 124 times, 1 visits today)
Like and Share this: